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rule 34 animated,新手必看

不一会儿,我就释放了。

  这时候外面响起浴室门打开的声音,白姨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我说赵晓曼,我让你做饭你做了吗?”“做啦做啦,菜都洗好了。

  对了,这里的骨头汤你要不来尝尝看?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赵晓曼朗声道。

  听到她的话,我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匆忙拉上了裤子拉链。

  很快,白姨吹干头发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她的眼神有些闪躲,似乎不敢看我的样子。

  “骨头汤(性插故事)啊?我尝尝!”白姨说着走到汤锅前,果然用勺子盛了点汤喝了一口。

  转头对赵晓曼说道:“没有问题呀,这骨头汤可是我买的上好的大骨头,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没问题就好呀,那你赶紧做饭,我已经洗好菜了,接下来的工作就靠你咯!”赵晓曼笑道,转身离去的刹那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白姨,我帮你做饭吧!”我主动说道。

  “不用不用,你去那边看电视吧,我来做就好。

  ”白姨摇摇头说,并没有看我。

  我忍不住有些失望,离开厨房去了客厅,这会赵晓曼在那里正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着宫斗剧。

  感到无趣的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就要刷UC,这时赵晓曼却凑过来,低声说道:“小处男,下午你白姨午睡的时候,我们还是在洗手间碰面。

  这次你要是再当三秒男,信不信我就把你干的坏事跟你白姨说?”闻言我愣了下,旋即大喜起来。

  昨晚没能和赵晓曼成其好事,我也是觉得后悔极了。

  现在又来了一次机会,怎么着也要把握好,其实昨晚我是因为第一次和女人有那么亲密的接触,所以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相信这次我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想到这里,我咧着嘴笑道:“小曼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很快到了等我们吃过午饭。

  也是天公不作美,本想趁着白姨午睡时和赵晓曼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可谁曾想,刚吃过饭经理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加班。

  经理姓赵,名叫赵方彬,也是我的顶头上司。

  虽然今天是周日,可上司叫加班,作为一个新入职没多久的员工,我也只好乖乖打车去上班。

  临走时候,赵晓曼脸上哀怨的表情让我心里五味杂陈。

  但这也没办法,我只能期盼晚上回家时赵晓曼还在,那样也许我们还可以趁着白姨睡着偷偷的做点事情。

  赵经理让我加班,就是让我整理公司的客户,大周末的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昏昏沉沉忙活了不知道有多久。

  好不容易干完活,疲惫的我直接趴桌子上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准备要起身收拾东西离开。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听到女人的叫声,我立刻清醒过来,办公室里怎么会有女人?难道说……是有人在偷看小电影?想到这里,我立刻起身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悄然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偷看小电影。

  等来到旁边的会议室门口,我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往里看去,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竟然是赵经理和办公室一大美女林小美在偷欢!不一会儿,我就释放了。

  这时候外面响起浴室门打开的声音,白姨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我说赵晓曼,我让你做饭你做了吗?”“做啦做啦,菜都洗好了。

  对了,这里的骨头汤你要不来尝尝看?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赵晓曼朗声道。

  听到她的话,我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匆忙拉上了裤子拉链。

  很快,白姨吹干头发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她的眼神有些闪躲,似乎不敢看我的样子。

  “骨头汤啊?我尝尝!”白姨说着走到汤锅前,果然用勺子盛了点汤喝了一口。

  转头对赵晓曼说道:“没有问题呀,这骨头汤可是我买的上好的大骨头,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没问题就好呀,那你赶紧做饭,我已经洗好菜了,接下来的工作就靠你咯!”赵晓曼笑道,转身离去的刹那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白姨,我帮你做饭吧!”我主动说道。

  “不用不用,你去那边看电视吧,我来做就好。

  ”白姨摇摇头说,并没有看我。

  我忍不住有些失望,离开厨房去了客厅,这会赵晓曼在那里正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着宫斗剧。

  感到无趣的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就要刷UC,这时赵晓曼却凑过来,低声说道:“小处男,下午你白姨午睡的时候,我们还是在洗手间碰面。

  这次你要是再当三秒男,信不信我就把你干的坏事跟你白姨说?”闻言我愣了下,旋即大喜起来。

  昨晚没能和赵晓曼成其好事,我也是觉得后悔极了。

  现在又来了一次机会,怎么着也要把握好,其实昨晚我是因为第一次和女人有那么亲密的接触,所以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相信这次我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想到这里,我咧着嘴笑道:“小曼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很快到了等我们吃过午饭。

  也是天公不作美,本想趁着白姨午睡时和赵晓曼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可谁曾想,刚吃过饭经理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加班。

  经理姓赵,名叫赵方彬,也是我的顶头上司。

  虽然今天是周日,可上司叫加班,作为一个新入职没多久的员工,我也只好乖乖打车去上班。

  临走时候,赵晓曼脸上哀怨的表情让我心里五味杂陈。

  但这也没办法,我只能期盼晚上回家时赵晓曼还在,那样也许我们还可以趁着白姨睡着偷偷的做点事情。

  赵经理让我加班,就是让我整理公司的客户,大周末的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昏昏沉沉忙活了不知道有多久。

  好不容易干完活,疲惫的我直接趴桌子上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准备要起身收拾东西离开。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听到女人的叫声,我立刻清醒过来,办公室里怎么会有女人?难道说……是有人在偷看小电影?想到这里,我立刻起身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悄然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偷看小电影。

  等来到旁边的会议室门口,我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往里看去,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竟然是赵经理和办公室一大美女林小美在偷欢!要说起来这林小美,虽然不是办公室里最漂亮的,但是身材却绝对是办公室里最好的!她一米七的个头,穿上高跟鞋甚至比很多男人都高了,修长的大腿永远都是包裹在黑色丝袜里面。

  颀长的身材让她显得格外出众,再加上清秀的五官,配上带着几分书卷气息的黑框眼镜,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完美身材的知性美女。

  平日里林小美看起来非常冷傲,不过没想到竟然也会做这种事情!“赵经理,快点!”林小美喊道,喘息的声音充满着诱惑。

  看着她那副模样,门口的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说感情这林小美私底下竟然这么会玩?

“婶子你饶了我吧,坏死了……”“老实交代,田涛办事儿前咋碰你的?”“田涛那憨驴,那手指就跟烧火棍似的,能给桂枝那里摸掉皮去……”“田涛去城里个把月了吧?桂枝你晚上想那事儿的时候咋办?跟你淑琴婶子似的找根黄瓜?”“胡咧咧啥?净瞎说,黄瓜带刺扎得慌,婶子喜欢用茄子,没瞧见院门口种了一大片茄子?”三伏天能热死狗,大晌午头,一群娘们在河里洗澡嬉戏,放浪笑着,说着些粗俗不堪的话,桂枝嫂子被围在中间,一手护住胸前一手遮挡下面,左躲右闪。

  寡妇淑琴婶子闹得最凶,一次次偷袭桂枝嫂子的下三路。

  桂枝嫂子顾上顾不得下,被捉弄得狼狈不堪,稍有不慎就被扯开手,胸前就像俩鼓起白肚皮的河豚在随波荡漾。

  “别闹了,傻……陆简还在那看着呢!婶子你别往里……”桂枝嫂子连急带羞骚得满脸通红,声音已带着哭腔,用力一把推开淑琴婶子,趁机慌乱地蹲到水里。

  她刚嫁到村里没几个月,这还是头一次到河里洗澡,要是早知道被这样捉弄,打死也不来啊!都怪淑琴婶子怂恿。

  “害啥羞啊?他个傻子懂个屁?!我跟你这些嫂子们天天被他看,还少了块肉了?”淑琴婶子撇撇嘴,一脸不屑,还故意转过身来朝我摇了摇胸前,喊道:“傻简儿,这是啥?”“奶,喂孩子的奶。

  ”我傻笑着,咽了下口水。

  “好看不?”淑琴婶子托起展示。

  “丑,不好看,就是块大肥肉,俺不爱吃肥肉,腻,瘦肉好吃咧。

  ”我摇摇头。

  “别逗他了,傻简儿真不吃肥肉,你就是塞到他嘴里也不咬啊……”“傻简儿是没尝到女人滋味吧?要不让淑琴婶子喂喂他试试?再说了,不吃也没啥啊,咱婶子那小嘴可以吃他呀!”“也是啊,好歹是荤腥,比茄子强呢,傻简儿可是童子娃呢,咱婶子这是要捡个大便宜!”一群娘们七嘴八舌调侃,转眼间淑琴婶子成了被捉弄的对象。

  我就那么傻呵呵坐在岸边看着,肆无忌惮地两眼直勾勾瞅着风景,甚至有恃无恐地把手伸进裤裆去安抚一下躁动的那。

  在她们看来,我就是个只有六七岁智商的傻子,人畜无害,不懂得女人身体的秘密,更不懂得男女那些事儿,哪里会去想那么多。

  而且,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在河边玩,撞见她们洗澡已经不是头一次了,开始的时候还遮遮掩掩不好意思,后来也就习惯了,当着我的面脱衣服都不带眨眼的。

  因为她们测试过,确信我不会做出啥出格的反应。

  “傻简儿,摸啥呢?裤裆里痒?”淑琴婶子浪笑喊道。

  “肿了……怕是让蚂蚁咬了。

  ”我咧嘴哭丧脸说道。

  “肿了?呀,那可不得了啊,快快快,脱了裤子瞧瞧啊,对,把短裤脱了啊,说不定蚂蚁还在里面呢!”淑琴婶子一本正经地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傻简儿,蚂蚁咬着可了不得啊,搞不好就撒不出尿来了,赶紧的……”边上老娘们开始起哄。

  “喔,不打紧的,咬过好几次了,也不咋痒痒,俺皮实,能忍着。

  ”我站起身来,正对着她们把短裤扯下,一本正经地拨弄来拨弄去,那活儿像喝醉的大将军似的摇头晃脑。

  “啊……傻简儿是个驴!”淑琴嫂子那嘴张得能塞进个拳头。

  “可惜了,傻简儿真是好本钱呀,要是不傻,谁嫁给他还不得舒坦死?想想就受不了……”“比你家男人强多了吧?听说他那里……”老娘们兴奋地调侃,不时还用胳膊放到肚皮上比划,像是在约摸一下能到哪里。

  “别逗陆简了,怪羞的。

  ”桂枝嫂子红着脸扭过头去,却又忍不住朝我那里偷瞄几眼。

  “桂枝嫂子也眼馋了?她脸皮薄……”我心里嘀咕着。

  那会,我来的时候她已经下水了,故意要是让她当着我的面脱衣服肯定抹不开面子,她还是没生过娃的新媳妇,不像淑琴婶子那般放浪不在乎。

  她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柳眉杏眼,元宝嘴,皮肤白的不像是庄稼人,屁股(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饱满浑圆,像极了熟透的白桃;腰很细,小腹白皙平滑;胸前那柔软是挺着的,约摸着我一把够呛能抓过一只来,馋死人了。

  村里的女人大多都被我看过,当然啦,那些黄花大闺女是不来河里洗澡的,看的都是些娘们。

  我仔细地比较过,桂枝嫂子不仅长得美,身材也是最馋人的,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特别是她那蜂腰,我很好奇田涛哥用力太猛会不会把她的腰搞折了。

  “大桃子屁股,田涛哥从后面……够呛吧?”我浮想联翩的想着。

  田涛哥是我发小,他大小就五大三粗的,偏偏那里只长粗数。

  “傻简儿,找着蚂蚁了没?呀,好像有一只在你屁股上,跳啊!抖下来……”淑琴婶子喊道。

  “喔。

  ”我应了一声,就那么光着屁股在那原地上蹿下跳,甩来甩去,那架势……连我自个都觉得辣眼睛。

  可我是傻子,没必要脸红害臊,傻笑就行了,傻子不知羞耻。

  她们看猴似的瞅着我,肆无忌惮调侃议论,淑琴婶子又怂恿我做了几个蹲跳动作,还让我背过身去弯腰够脚尖,说是从下往上找蚂蚁。

  我全都照做,很认真,还时不时腆着脸问她们动作到位不。

  “别捉弄他了,怪可怜的……”桂枝嫂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再央求。

  “行行行,不闹了,说正经的,”淑琴婶子嘿嘿一笑,朝我咂咂嘴喊道:“傻简儿,你尿尿那玩意还肿着咧,咋办?尿不出来可就憋死人啦。

  ”“你说咋办?婶子救我……”我“焦急”地问道。

  “好办,可婶子帮不了你呀!那啥,知道不?女人的尿消肿最管用,要不让你桂枝嫂子给你撒一泡?你躺下,让她蹲你跨上尿……”淑琴婶子浪笑道。

  “胡说啥啊,再说我可急了!”桂枝嫂子那脸骚得鲜红欲滴,顿时急了眼。

  “我不干,那多埋汰呢,俺去找七七毛(小蓟),爷爷说了,七七毛的汁能消肿止血呢,就是抹上去有点痛。

  ”我拨拉脑袋,一本正经地说着,龇牙咧嘴弯腰抄起短裤,光着屁股迈着八字步急匆匆离开。

  “傻简儿,别跑啊,你婶子还有别的法子……”“就是,你婶子会变戏法,一会就把硬棒槌变软面条了。

  ”身后,传来老娘们一阵阵哄笑。

  “给老子等着,擦,还有一个月,看到时候谁傻眼!惹恼了我……办你个浪蹄子!”找了片有阴凉的草地,我四仰八叉躺在那,一边自言自语骂着,将手又朝那伸了过去。

  我本想再当会猴子,想看看那帮老娘们能龌龊到什么程度,可是受不了啊,下面胀得难受,红彤彤的要喷火,我真想扑过去把她们摁在水里就地正法!我也想过就那么当着她们的面折腾出来,按着她们的法子消肿不是么?可我怕露馅,怕热血喷张之下“开窍”而不自觉地去主动。

  “呵,谁是傻子?”我心里暗笑。

  白白被我过眼瘾赚便宜,谁傻?以为看我被耍猴就是赚便宜了?呵,傻子没脸没皮,无所谓!“一个月啊,再过一个月我就不用当傻子了!”我发狠地啐了口唾沫,手上又加了点力度。

  是的,我在装傻。

  就像我这名字,陆简,我是路边捡来的!我养父母是这村的,上山砍柴的时候捡到我,那时我应该还没出满月吧?在草丛里跟个快要饿死的猫似的叫唤。

  他们那会还没有孩子,所以待我还不错,可是在我四岁那年他们有了自己的娃,还是个男娃,所以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记得很清楚,差不多也是这三伏天,六岁半,养父因为我吃饭吧嗒了几下嘴,把我吊到院子里的树上打,骂我穷种像、野种、贱命,一个接一个大耳刮子抽到我脸上,没几下我的嘴就肿了。

  “再吧嗒一下,再吧嗒……”他很聪明,换鞋底抽我。

  我那弟弟拿着树枝扎我,他能够到的地方都扎遍了。

  我吊在树上挨了三天打,没喝过一口水。

  街坊来了又去,大多数看热闹,趴在墙头饶有兴致地看我垂死哼哼,最多说几句不疼不痒的象征性劝说一下我那养父。

  我记得很清楚,田涛哥给我扔了个桃子,可惜掉到了地上,被鸡啄了去;冬梅姐也来过几次,好像拿的是煮鸡蛋和甜瓜?我养母接过去,对冬梅姐说我现在嘴肿吃不下,可转眼就给她儿子。

  对,我那好弟弟就当着我的面使劲吧嗒嘴吃的。

  中暑,发烧,后来就昏死过去,醒来只会傻笑。

  是的,我这辈子的眼泪在那三天都流光了,再打我也只剩下傻笑。

  我辍学了,整日狗一样在村里游荡,掌灯的时候才敢回家。

  后来,有个老头找上门来,租了南屋开起来诊所。

  是他治好了我的病,是他养活了我,也是他教我学医术。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齐,更不知道该喊他什么—我喊他爷爷,他却说我该喊他哥哥;我喊他师傅,他却说担待不起。

  我还是习惯性喊他爷爷,因为我觉得他受得起。

  “为什么让我装傻子呢?”我不由得又想起这个问题。

  他只用了几服药就治好了我,可却再三叮嘱我说“记住,你就是个傻子,更不懂什么医术,不然会没命的”。

  开始我还理解,以为他是担心我养父母再打我,可后来他们一家子去城里打工去了,一年也回来不几次,为什么还要我装傻子呢?我问过几次,爷爷说“傻子长命”。

  再问也是这句话,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他不会害我。

  昨天傍晚的时候,有人给他捎了封信,他一宿没睡,天亮的时候跟我说要出趟远门,一个月,要是到时候他不回来的话我就不用再装傻子了。

  我高兴极了,想哭,装了十年多的傻子,终于到头了,可是转眼一想,爷爷要是不回来……我心里很失落,很不舍。

  “你们先回吧,我去解个手。

  ”淑琴婶子的声音。

  “找傻简儿?不会是想给他那活儿消肿吧?”那帮老娘们已穿好衣服,正往村头那边走去。

  “去你的,我能让个傻子拱了?”淑琴婶子骂了一句,扭晃屁股朝这边走来。

  “擦,解手找个别的地啊!”我立马慌了,手上正忙活着呢,咋办?收手穿裤子?可眼下想刹车也刹不住啊!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居然汹涌释放出来。

  我急中生智侧过身子,把短裤搭到屁股上,尽量绷住身子不抖动,就那么做贼似的把黏黏糊糊喷到草地上,足有两三步远。

  “咦,没发现我?”我惊讶地发现淑琴婶子冷不丁拐了个弯,朝那边灌木从扭去,估计是草丛太深没瞅到我在这发泄。

  “麻蛋,整天捉弄我,老子也捉弄你一回!擦,吓你一跳,让你尿裤子!”我猛然想出一奸计,穿上短裤,猫腰蹑手蹑脚跟了过去。

  哼,她正惬意地放水,我冷不丁蹿出来,还不得吓她个半死?嘿嘿,说不定一屁股坐到尿泥里呢!给我消肿?还是给你自个那里败火吧!“怎么才来啊?喝酒了?哎呦,别急着弄,你不时经常看那啥片么?人家是咋鼓捣的……”“憋不住了,下一把再好好弄,把腿劈拉开,麻利点,TMD这天热死个人……”李富贵把淑琴婶子摁倒在一块大石头上,猴急地扒她裤子,嘴巴一边哼唧一边乱啃乱拱。

  “这瘪犊子……跟淑琴婶子勾搭不一天了吧?”我暗骂道。

  李富贵是村里的二流子,吃喝嫖赌偷五毒俱全,进去蹲过几次,老婆早被他打跑了,听过是想逼着他老婆去城里干那活赚钱。

  淑琴婶子守寡多年,却也没闲着,隔三差五就传出风言风语,没想到她连李富贵这歪瓜裂枣也来者不拒啊,有毛就不算秃子?饥不择食到这程度?“喝点酒弄得时候长,保准你舒坦……”李富贵三把两把褪下裤子,猛冲直撞趴了上去。

  “啊……轻点,别使劲……”淑琴婶子哼唧叫唤,两条腿跟骑自行车似的胡乱蹬歪。

  “这活跟打井一回事,得使劲,得深,要不然哪来的水?得找着泉眼……”“就你?还找泉眼?不够数吧!还晃荡呢,嗷,别咬我,你属狗的?”“晃荡怪我?你就坐地吸土的货……”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忙活这事是啥样,顿时就感觉浑身燥热,心跳得厉害,血直往脑门子涌。

  “擦!”下面那里刚消停下去,这眨眼的工夫又有了反应,那憋屈的滋味,难受啊!我往边上挪了挪,躲到草丛后面,龇牙咧嘴把短裤褪到腿弯,跟解大手似的那姿势蹲着,忍不住又伸手去安抚它的躁动。

  “啊,硌死了,起开!”淑琴婶子一脚踹开李富贵,哼哼唧唧翻了个身,两手撑着石头,大屁股撅得老高。

  “行,都依你,扶稳了,别三两下就趴窝。

  ”李富贵嘿嘿贱笑,点了支烟,一手夹着烟,一只手放在淑琴婶子胸前,跟公狗母狗那样纠缠忙活。

  “真TMD浪啊,会玩,要不要……”我咽了口唾沫。

  有点小纠结,说实话,这样偷看别人办事儿挺刺激的,很带劲,而且我也巴不得淑琴婶子这贱货被狠狠折腾,可转眼一想,这是舒坦吧?瞧那欲仙欲死的骚样,快活着呢!

  **** 肉欲父亲和女儿 同桌把JJ插我下面. 乱/伦小说全集  又是一年多雨的秋,寒蝉凄切,当年源上(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高二,天很冷,冰冷地雨滴悄悄地敲打着树上已是枯黄但又迟迟不愿垂落的每一片叶子,他在满屋潮湿的空气中翻找着散发着霉味地衣服,这是一间八十年代末的老屋,与源同岁,父亲说这是他一手操建的。

  每每秋雨降至,屋内潮湿泥泞,自从母亲去世后,这个单调的空间里充满的太多的惆怅和疏离。

  当意识悄悄渗透在这光怪陆离的空气中时,耳边突然想起父亲声色俱厉的催促,源慌忙把最后一件秋装塞进书包,望着杂乱无章的衣橱,一滴雨水顺风打在他的前额上,也就在这时,源的幻想便飞起来,他看见,人一程又一程地前进,而这片热土,永远地站在这里,用这冰冷的雨滴,把过去的脚步和未来联系起来……  海棠依旧,绿肥红瘦。

  即使是在夜色朦胧淫雨霏霏的晚上,昏黄的路灯散发出来的光芒也会把路边夏末秋初的灌木丛渲染得像初抽乍嫩的春绿,郁郁葱葱,却又朴素迷离。

  叶子上面晶莹透亮的雨珠折射出来的光线在雨中闪烁着,雨像线,看灯光,像隔着一个模糊的屏障,一滴滴,一丝丝,细风吹来,打在脑门上,冷号淅淅……屏障中或许闪烁着一个人,,也许源越是回忆往昔,意识却越模糊,几年的时光年已足以使一切都变得漫漶不清或难以想象了。

  但他依稀记得当时的景象,白日熙攘喧嚣的路口,晚霞在燃烧,一座城,一个人,一场梦,感若无比。

    以一个正常人的眼光来看,我的日子毫无幸福可言。

  老朋友来看我,她坐在我家历史悠久的沙发上,光鲜的衣着,明媚的神情,我的陋室立刻蓬荜生辉。

  她环顾左右说,都什么年代了,这也太不像个家了。

    我想也是的。

  屋子小得可怜,地上转个圈,可能就会带倒几把无辜的椅子;电视是结婚时买的,不知道哪个零件罢工了,已经“黑白”了好长时间;电脑是六年前的,样子丑、配置低,不过凑合还能用;手机就更别提了,四年没有换过,用儿子的话说,扔大街上都没人捡。

  一切都很旧,包括我自己。

     闲闲地聊了一会儿。

  老朋友离开的时候,怜惜地丢下一句话:搞不懂你,幸福感居然还那么强!我只笑笑。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朋友走了,我扫视一眼熟悉的小屋。

  的确太寒酸了!墙上没有结婚照,更没有值钱的艺术品,只有做了一辈子教书匠的二祖父送我的一幅墨宝:书山有路勤为径。

  屋里最多的也是书,我的书、儿子的书,随手都能抓到。

  那些书会让我的心平和安静。

    老公不是读书人,但这并不代表他肤浅,社会这本大书教给他很多东西。

  他待人宽厚,善良真诚。

  到目前为止,他离众人眼里的成功还很遥远,但他一直很努力。

  他懂得我所有的欣赏、鼓励和期待,并为了一个目标而前进。

  他了解我,知道我性格懦弱,受了气只会回家抹眼泪,远不适合在职场厮杀,所以,他愿意养着我,并以此为荣。

    我亦清楚他的喜好,他爱喝我熬的小米粥,爱吃我做的手擀面。

  不管多晚回来,我都会很快为他端上一碗。

  每次吃完,他总会摸着肚子满足地说,舒服啊!我知道他应酬多,睡眠不好,偏偏人又懒,洗脚水是必得亲自为他送上的。

  他的臭鞋臭袜总是到处乱扔,我佯装发脾气的时候,他总是嬉皮笑脸地回应道:不过是给你找一个骂人的理由嘛,不然,你一定得闷坏了。

    他说过,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爱好,空虚无聊的日子最难熬。

  于是,我捡起文字。

  我写什么,他几乎从来不看,也很少夸奖我,只是每当我沾沾自喜地炫耀那点成绩时,他总是盲目地坚信:你可以做得更好。

  我只好给自己上上发条,为了那个“更好”。

    我最得意的作品是儿子,他11岁了,开朗健康。

  他身上没有名牌,我也很少带他下馆子,我愿意在厨房花上一上午为他蒸包子、做饺子,愿意带一本书守在炉火前为他炖两小时牛肉。

  如今儿子已发表了几篇习作,一个长篇正在进行中,诗歌处女作刚刚收到杂志社确定刊用的消息,这让我很欣慰。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133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4796.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142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427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208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763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320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