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minami asaka porn,新手必看

女人略作思考后给了一个很一般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欣然接受了,因为她刚才思考的样子真的很美。

  “谢谢姐!那我以后就叫小一了。

  ”“看你不像这一行的人,为什么会入这一行?”女人不经意一般的问题让我陷入了恍惚,好不容易选择性忘记的事情让我的胸口有一次被酸楚填满。

  “因为钱,我需要钱。

  ”女人沉默了,过了半晌她才轻笑着摇头,明明很美的动作却带着些许哀伤的味道,我知道,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钱啊!谁会不需要呢?不过这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不需要它的时候总觉得它就是个祸害,需要的时候它就像是你的命。

  ”我笑着给出了我认为的答案,因为这就是我的亲身感受。

  女人笑面如花的看着我孜孜称奇道:“不愧是熊姐能看上的小伙子,果然调调就是不一样。

  ”一提起熊姐,我的头皮还是忍不住的发麻,虽然我能接受用这种方式挣钱,但是滋味着实不好受。

  “姐,你准备来个什么价的?”我笑着递给她价格牌,刚才不经意的回忆让我有些难受,不过再怎么样我也是来挣钱的,与其陷入在回忆的伤痛里,还不如埋头苦干挣钱还债。

  “熊姐可是推荐让我来玩点刺激的,你告诉我熊姐玩过的花样是个什么价?”女人玩味的对我挑了个眉眼,看的我的心脏一颤,险些沉陷了进去。

  在会所一般都是按个摩推油之类的,然后用手,只有很少的机会才会出现上次熊姐对我那样的事情,当然如果客人非要这么要求的话,那只能单独和我们这些公关技师协商了。

  “我……这个……”女人的这个问题还真把我问住了,我也不知道这应该是个什么价格。

  而且,我心里其实也有点想和这个女人玩点刺激的想法,毕竟她这么漂亮,如果玩的上火点说不定我们俩还能发生点什么。

  “算了,不逗你了。

  今天我没那种心情来虐待你,那个一会再说,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女人娇媚的轻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小沙发让我坐下。

  “诶,好嘞。

  ”我有些小失望,看来我的打算事泡汤了。

  不过也没办法,客人的意愿我们必须遵从。

  “今年我三十四了,马上要四十了。

  你可能不信,我这么大的岁数连个孩子都还没有。

  ”女人率先打开话匣子,就好像这里是酒吧一样和我谈心。

  “姐你哪里有老了?看上去刚到二十!”我笑着陪道,我说的可是真心话。

  “就你会说。

  ”女人白了我一眼,嫌我打断了她的回忆。

  “对了!我有故事,你有酒吗?”女人忽然俏皮的看着我问道,我起初还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立马将桌上的菜单递过去。

  会所要酒还能是干什么,而且别说酒这种东西在会所那可是翻好几(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倍的,我能拿到的提成也不少。

  女人挑了一瓶度数不小价格也不菲的洋酒,这酒的度数不小,我喝了两杯就有些上头了,而女人的眼神也有些飘忽,仿佛陷入了回忆。

  “你刚才说的挺对的,钱这东西确实就是这样,需要的时候它就像你的命。

  你知道吗?我从上学那会就是学校公认最美的女人,那时候家境不好,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拜金的女人。

  因为我发现只要我动动嘴动动腿,就有无数的男人为了我花钱。

  ”“为了钱,我放弃了那个陪伴了我整个青春的男人,即使他当街跪在我面前我也丝毫动心。

  ”女人一口干了半瓶洋酒,已经有些多了。

  她的眼泪忽然无法抑制的流出,仿佛又变回了当时那个清纯的年代。

  “抱抱我好吗?”女人带着水光的眼神看着我,这我根本无法拒绝。

  我就像年少时青涩的少年,将女人抱在怀里,而她也靠着我的胸膛抹着眼泪。

  我知道她只是喝多了在我这里找些安慰,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对她产生了同情心,因为我现在比起她曾经也好不到哪去。

  “当年他就喜欢这么抱着我,他说这样就像抱着全世界。

  ”女人带着笑意痛哭,而我则忍不住的为她抹去眼泪。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想这样抱着她听她诉衷肠。

  “可是我还是离开了他,我选择了一个富二代,然后又顺着他勾搭上了他爸,现在我是他的后妈。

  你说我是不是很下贱?”我轻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晃动着身子就像哄孩子那样。

  要说下贱,我觉得我也差不多,世上这样的人也不少,但大多都是生活所迫。

  “不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不是所有人都会真的去追逐利益和金钱。

  ”听到我说的话,女人瞬间泪奔,哭的就像个孩子一样让人心痛。

  “因为我爸得了癌症!为了钱我只能选择变成这样的女人!可是我能怎么办?他能拯救我爸的命吗?”女人就像是在为自己解释一样的喊着,抓着我的胸膛,仿佛把我当成了那个陪伴了她整个青春的男人。

  我知道她是喝醉了,可是我就像这么抱着她,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抱着陈瑜的。

  “他不能,但是谁也不能,能救我爸的只有上帝。

  ”“是啊!那是癌症,就算有钱也只是维持我爸的性命。

  可是你知道吗?”“我爸临死前告诉我,我这样只是让他延长了痛苦而已,还不如死了划算。

  自己的女儿去傍大款,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女人哭着笑着,那哭声让人心碎,那笑声是那么绝望。

  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无法评价任何人的一生,因为我现在也是这么的下贱。

  “在我爸死后,我听说了那个被我甩掉的男人要结婚了,而且很幸福。

  在结婚的时候他们连房子都没有……”“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心痛吗?他是那么一个性子软的人,是那么一个会把心爱的女人宠坏的人,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怎么欺负他都不会有任何怨言,只知道傻笑。

  从来不会和我发脾气,从来不会和我闹情绪。

  我做错事了也只会皱着眉头抱着我,要我不要再做了……”“直到我偷偷去看他们寒酸的结婚典礼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原来为了钱放弃了全世界……”女人死死的抱着我,将脸埋在我的胸口痛哭,而我只能忍着心酸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努力在这一刻成为那个人,代替他安慰这个失去全世界的女人。

  我由衷的佩服这样的男人,有钱的男人不少,如果你长的漂亮甚至会满地都是。

  但是一个真的拿命宠你的男人,一旦失去了,这辈子也不可能在遇到一个了。

  我很佩服这样的男人,至少我自己做不到。

  女人讲完了自己的故事,经过眼泪和悲伤的洗礼,她的酒劲过去了不少,自嘲的笑着从我怀里走开。

  “这些事情在我心里压抑了太久了,一下子有些收不住。

  倒是你很特别,如果是别人这样抱着我恐怕已经上下齐手了。

  ”我尴尬的挠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说自己没想法,那岂不是再说自己不行?但是刚才确实只想将她抱在怀里用心疼惜,可能是因为我也同样内心痛苦吧。

  有句话不是说只有内心同样空虚的人,才能填补内心空虚的人吗?女人忽然扭过身去,对着我道:“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我一愣,难道这是要我……

“采药?采药你跑我家果园来干什么,看你这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是来偷果子的!”刘琴之所以跟周建伟约在果园里就是因为这里不常有人来,没想到偏偏就被刘浩洋给撞上了。

  一想到刚才自(啊啊……)己那模样被刘浩洋全程目睹,刘琴就忍不住脸上燥红。

  要是刘浩洋回去乱说,传到周广能的耳朵里可就麻烦大了。

  “刘婶,我真没偷东西,只是路过听到动静,以为是小动物,结果没想到……”刘浩洋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但刘琴也能明白他的意思,脸色微微一变。

  为了不让刘浩洋出去乱说,她只能放低姿态,柔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好吧,刘婶错怪你了。

  ”刘浩洋看着刘琴还来不及遮挡的身子,心中一痒,忍不住起了反应。

  见刘浩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一副被迷住的样子,刘琴心中得意,不过她是看不上刘浩洋这个老实人的。

  不过她眼睛往下看的时候,脸上顿时闪过吃惊的表情。

  刘琴感觉自己以前都白活了,她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宝贝,三个周建伟都比不上,这让她又惊又喜,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刘婶,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还得去采药呢!”被刘琴这么盯着,刘浩洋暗暗发笑,这娘们还真是饥渴。

  “等一下!”刘琴急忙喊住刘浩洋,故作难为情的说道:“那个,浩洋啊,有件事婶子想麻烦你。

  ”“啥事啊?”这女人又想干嘛,看样子也不像是要找自己的麻烦。

  “刚才婶子在地上屁股被虫子咬了,现在又疼又痒,你帮我看看行不?”见识到刘浩洋的规模之后,刘琴心里就像是揣了兔子似的,无比渴望刘浩洋能帮自己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刘浩洋心中一乐,感情这是欲求不满,想找自己帮她一把。

  想起周广能诬陷自己的事情,刘浩洋心中就一直不爽,今天就给你头上染点绿。

  他笑眯眯的说道:“好啊,刘婶,你转过去让我看看。

  ”刘琴心中一喜,急忙转过身,把屁股翘了起来。

  她屁股上哪里有什么虫子咬过的痕迹。

  刘浩洋也不拆穿她,只是走上前伸手一抓,然后又摸索着捏了一下,装模作样的说道:“刘婶,你这是被毒虫咬了,得赶快处理!”“啊?那要怎么处理?”刘琴心知肚明,也配合着刘浩洋的表演。

  “你得先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做个全面检查,看看身上其它地方有没有被咬。

  ”“好好!”刘琴激动的一把扯下衣服,浑身上下就这么光溜溜的暴露在刘浩洋眼前。

  我去,这娘们儿也太奔放了,说脱就脱。

  刘浩洋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另一只手开始在刘琴身上摸索起来,。

  这么嫩的身子,哪里是经常下地干农活的村妇能比的?由此不难看出刘琴平日里在家里养尊处优的地位。

  被刘浩洋的大手这么一摸,刘琴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了一般,激烈的颤抖起来。

  她扭动着身体,就像是被拿捏住七寸的蛇,动也动弹不了,她叫声越来越大声。

  “太爽了!又要到了,快,再用力点!”刘琴大叫着,脸上全然是已经被征服的表情,脸上一片红晕,脑袋里除了快感再也没有其他念头。

  就在刘琴即将达到顶峰的时候,刘浩洋却突然停了手。

  从快要升天的快感跌入谷底,刘琴难受的的感觉浑身上下好像有蚂蚁在爬似的,她回过头焦急的问道:“浩洋,你怎么停了?”“刘婶,我已经把你身上的伤都处理好了。

  ”刘浩洋坏笑一声。

  看着刘琴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在自己手下时的模样,他心里别提有多爽!通过刚才周建伟跟刘琴的话,刘浩洋也不难猜出,诬陷自己的事这刘琴也有份。

  既然你不安好心,那我也不会让你轻易的享受到快乐。

  “这就处理好了?”刘琴抿了抿嘴唇,眼中充满了渴求,但是她又拉不下脸来去求刘浩洋。

  “好吧,那你走吧,我也先回去了。

  ”恋恋不舍的瞧了一眼刘浩洋,刘琴舔了舔嘴唇,拽起自己的衣服一溜烟跑远了。

  等刘琴走远,刘浩洋捂着肚子大笑了好一会儿,这才背着药娄继续往山上走。

  走了没多远,刘浩洋便惊喜的发现了自己所需要的草药,而且数量还有不少。

  刘浩洋急忙拿出锄头挖起来,装满药娄后才心满意足的回返。

  回到家后,刘浩洋把草药煮开放到碗里磨成药膏,然后找到章小婉。

  “嫂子,我从山上摘了一些草药,给你敷上会好的快一些。

  ”刘浩洋看着嫂子一瘸一拐的从房间走出来,顿时心疼无比,急忙扶着她坐下。

  “浩洋,真是辛苦你了。

  ”章小婉心里暖暖的。

  “嘿嘿,不辛苦!”刘浩洋笑了笑,然后蹲下去给章小婉脱鞋。

  鞋子脱掉以后,一只粉嫩小脚丫出现在刘浩洋的眼前,很是诱人。

  这么美的脚丫子,上淘宝当个脚模都够了。

  刘浩洋看的有些失神。

  “嫂子,你的脚真好看。

  ”听到刘浩洋的夸赞,章小婉心跳加剧,羞涩的低下头。

  今天的章小婉仍旧穿着那件薄薄的睡衣,将原本美好的风光尽数遮掩住,让刘浩洋觉得有些惋惜,不过握着娇嫩白皙小脚丫,他心中顿时一荡。

  

素素今年二十八岁,拥有着完美的S型曲线,特别是那双蕴含着锐气的明媚双眼,更透出难言的诱惑力。

  虽然外表像极了骚狐狸,但素素却是位传统、保守的女人。

  老公钱伟是她的初恋,大学毕业后二人便结婚领证。

  只是婚后的生活,钱伟沉迷于素素玲珑曼妙的身体,两年不到的时间,雄性的本钱就耗的一干二净。

  钱伟走南闯北看了不少中医西医,却都没有效果。

  导致家里体内充满空虚的素素,只能默默忍受着丈夫钱伟的无能。

  今天晚上,素素正玩着手机,就看到钱伟欣喜的从书房跑过来:“老婆!(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亲爱的,你要告诉我什么?”素素是位贤惠的妻子,虽然这些年日子过得像滩死水,但还是假装成一副温柔幸福的模样。

  “我找到治疗身体的方法了!”“真的吗?也就是说,老公你可以恢复如初了?”幻想着丈夫又能重振雄风,素素脸上顿时露出一片喜悦的潮红。

  女人妩媚的模样,让钱伟忍不住冲向前抱住,一顿狂吻的同时,手也不知不觉伸向妻子的睡裙之中。

  “嗯……”素素全身紧绷,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两个人缠绵了半个小时,最后累的精疲力尽,双双躺在床上。

  “老婆,在我身体好之前,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请求。

  ”钱伟挽着素素的柳腰,神色认真。

  “什么请求啊?”素素向来乖巧听话,结婚至今从未反驳过丈夫的提议。

  “国外的一个心理医生说,其实我身体十分健康,就是心中压力太大,想要彻底恢复的话,必须受到外界的刺激,而这个刺激感,只有通过老婆你的牺牲才能带给我……”钱伟一脸严肃。

  “要我牺牲什么?”素素疑惑道,虽然钱伟是素素最爱的男人,她愿意为丈夫付出一切,但从丈夫的神态中能够看出,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心理医生告诉我,必须看着老婆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那样才可以激发我内心的刺激感,我就可以克服心魔了……”钱伟的语气带着一丝哀求,毕竟这种事情会对夫妻关系产生巨大的裂痕,素素又温柔体贴、性格内向,恐怕最后不但不会接受,二人的感情还会受到影响。

  在得知丈夫的变态要求,素素顿时呆若木鸡,大脑一片空白。

  这么多年,素素强忍着身体上的空虚,从未做出过对不起丈夫的事情,结果现在,竟是最爱的人求着自己出轨!但仔细想想,若不做出牺牲,丈夫将始终走不出“失败”的阴影,夫妻俩未来的日子将更为无趣。

  素素霎时左右为难,她对出轨无法容忍,但对丈夫钱伟的爱意更多。

  思想挣扎了半天,素素终于做出了选择。

  “老公,你是我最爱的男人,我愿意为你牺牲一切,但过程能不能慢点,我一时半会儿肯定接受不来。

  ”听到妻子同意,钱伟欣喜若狂:“谢谢你老婆,等我病好了,我会每天健身、锻炼身体,也会努力工作,做一位完美的丈夫。

  ”钱伟嘴里说着甜言蜜语,但素素一句都没听进去。

  这个夜晚,素素失眠了,邻近天亮时才迷迷糊糊闭上眼。

  恍惚间,素素感觉到有个男人正亲吻着她,吻得温柔却又霸道,让人毫无抵抗力。

  男人一边强吻着,一边伸出手在素素娇躯上游走,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便抓住她胸前的骄傲。

  “嗯……我好难受……”这才被挑逗一会儿,素素就已经受不了了,不由得喊出了声。

  “嫂子,让我来帮帮你……”当素素双眼迷离之时,身上的男人撩起她的睡裙,轻而易举扯掉她的衣物……“嗯……不可以!”素素大脑一片刺痛,猛的张开了双眼。

  看着窗外阳光明媚,这才发现刚刚是在做梦。

  素素面带红霞,正打算起身出门喝口水清醒情戏时,一个充满磁性的男生却在她耳边响起:“嫂子,你醒了?”素素抬头一看,眼前的男人高大威武,面孔俊俏,看着十分养眼。

  对方递过来一杯温水,“嫂子刚起床应该口渴了吧,先喝点水。

  ”素素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待干燥的喉咙缓和后,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面?”。

  “嫂子,我叫陈帅,是钱伟哥叫我过来的,他已经把‘治疗方案’都告诉我了,接下来几天家里就只有咱们两个人,我会好好照顾嫂子的。

  ”“钱伟已经把事情跟你说了?”回想起昨晚答应丈夫的荒谬提议,素素有些心虚。

  “嗯,钱伟哥可以通过屋子里的摄像头观看到一切,只要病一好,就会打电话过来,嫂子你也别太有心理压力,等下先吃早餐,然后咱们出去逛逛街。

  ”陈帅的微笑令人感觉温暖,素素知道不久后要与这个男人在一起,羞躁的嗯了一声。

  陈帅的确很会照顾人,早餐给素素剥茶叶蛋,出去逛街后老老实实跟在后边,看素素走久了会主动询问要不要休息、喝点东西。

  这让二人感情迅速升温。

  晚上回到家,陈帅倒上一杯红酒递给素素。

  “嫂子,睡前喝杯红酒,可以美容养颜。

  ”“嗯。

  ”素素轻哼点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将红酒喝完。

  不过素素不胜酒力,很快脸色红润,双眼妩媚迷离了起来。

  “嫂子,按照钱伟哥的要求,咱两现在要亲热亲热了。

  ”不等对方反应,陈帅也坐到沙发上,与素素紧紧挨在一块。

  素素柳眉紧锁,心虽抗拒,却又强忍了下来。

  陈帅英俊潇洒,颜值甩丈夫钱伟好几条街,跟这样的帅哥在一起,素素觉得也不算糟糕。

  随后,陈帅双手挽上素素的小蛮腰,嘴巴靠近女人的耳垂处吹了吹热气。

  素素只感觉一大股男性荷尔蒙朝她奔袭,心跳加速的同时,身子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闻着女人身上的幽香,陈帅也情绪大动,扭过头开始与素素亲吻起来。

  陈帅吻技很到位,强行亲了没一会儿,素素心里的火逐渐燃烧。

  素素主动嘟起小嘴。

  见到女神终于有所主动,陈帅毫不客气,热情的回应着。

  开始的时候,素素依旧稍微保持着被动,但随着陈帅的动作的加深,她亲吻的动作变得越来越热烈。

  两人的喉咙也在不停翻滚,素素甚至开始侧头回应。

  此刻妻子与别的男人正在接吻、享受着彼此带来快乐与刺激。

  而素素的老公钱伟,正不知道在哪个地方,通过屋子里的摄像头观看着这一切。

  钱峰双眼布满红丝,心情紧张却又兴奋,他内心积攒着熊熊烈火,某处更是蠢蠢欲动着。

  但当他低下头,发现那里并没有完全振作,最后只能叹了口气,继续将目光紧紧盯着屏幕里的画面。

  屋内的二人激吻了好多一会儿,各自的嘴唇才分了开来。

  陈帅剧烈的喘着气,放在女人胸前的一双手却没半点收回的意思,随着他的动作,素素忍不住喊出了声。

  “嫂子心里面是不是觉得很刺激?今晚上这么长的时间,咱们可以慢慢来。

  ”陈帅说着话,牵起素素的手,压在了他的那处。

  素素玉手一颤,隔着裤子感受着的让她觉得陌生,但此刻已经死了心要去面对眼前的现实,便放下了内心最后一点矜持。

  陈帅又亲了两下素素白皙美丽的脖颈,看着女人上身的白色衬衣后,双手开始将那一个一个扣子缓缓解开。

  每当一个扣子被解开,素素都会呼吸混乱一下。

  连同陈帅的动作,胸口起伏更加剧烈。

  衬衣解开,完美的身形完整的展现在陈帅的面前。

  陈帅迫不及待的把素素按在了沙发上,扑了上来。

  过了一会儿,陈帅抬起了头,看向素素精致美丽的面容,笑着说道:“嫂子,你真性感,我才刚亲两下,身体就起反应了。

  ”被按倒的素素脸色臊红,身体传来的剧烈反应让她无地自容,但为了尊严和羞耻仍不肯承认:“我才没有呢,臭流氓。

  ”素素的话反倒让陈帅更为兴奋,双手在素素上身活动着。

  素素则不时的轻哼,表达着自己的美妙感觉。

  作为第一次“出轨”,其实素素并不想表现的太过开放,但是身体上出现的轻微动作,已经在无意识的配合起陈帅。

  素素以为陈帅接下来要脱下自己的裙子,可对方却转移到她身旁。

  陈帅轻轻抬起来素素的一双美腿,然后把细高跟鞋脱下来。

  

还首秀?都已经第二次了!如何召幸妃子龙傲天也尾随其后,他在后面听到李子奇的喊叫,心里预感不妙,可此时唐可可已经率先一步进入了电梯。

  樱华市的百货商场有很多,但要问哪一家最出名,那一定是非樱达商城莫属了。

  孔茜,你刚才是怎么啦?怎么一下子就昏了过去,是不是贫血还是?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攻是军人占有欲强肉阿南,公主抱着他。

  夜枳真的很想掐死嬉皮笑脸的少年。

  她侧眸一看,没有意外地发现身旁只剩下一个参赛者。

  不如说反而因为你一遍遍地强调辛苦,让我确确实实感觉到我实在是有点辛苦呢。

  如何召幸妃子在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哥哥并不是人类时,她的世界就扭曲了。

  事到如今才说这种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的防范意识了。

  齐杨看了看斯泽洋静默的侧颜,似有触动,心里暗自惊道:居然没有反驳啊……踏上寻找魔法少女的征途吧!666同学!如何召幸妃子但是高二的学生大部分可都搬完书了,因此学校内还是有那么些人的。

  何悦担心道。

  那是什么,好奇怪的理由……拥抱,从身体的行为反过来对心理活动施加变化,这是简单地操作。

  许可找蓝冰索吻。

   啊~唔…胸口一阵剧痛传来,我大叫了一声,睁开了满是水汽的晶蓝色眼睛…我皮笑肉不笑的说,不会啊,我很高兴妹妹你能羡慕我的生活呢,说实在话,我挺喜欢这种一个人的生活的,哈哈哈。

  秦和虽然不是好色之徒,但是有美女主动上门,也算是走了桃花运。

  攻是军人占有欲强肉而钱心悦听了之后则是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往回走去。

  张教授说了句估计是吧。

  如何召幸妃子宁颂的胸口翻领边别着一个别针一样的东西,不过上面目前什么都没有,看上去是留给校徽的。

  比如洗澡的时候尾巴太大会很难搞吗?唉,你就注定不会有对象了,你去和你的大爷们过吧王老,是一名传统武术(豁达大度)大师,朔风诀的创始人,是雷霆武馆的驻馆客卿,因为资质受限,修为勉强到达筑基,但一手朔风拳打得出神入化,就算是和宋明义交手,也能在短暂时间里不落下风。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必须要保持冷静回答她。

  我等以死点亮未来周围的气氛蓦然就冷了下来,虽然众人不相信鬼魂之说,但依旧死死地盯着唐可可。

  为了我而和其他人起冲突这也太不值得了。

  白痴!别白白送命啊!而且!孟婆的计划哪一次失败过!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4253.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4487.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787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2647.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108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336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623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e.aspx?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