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情趣睡衣,新手必看

想起自己曾经不成熟的表现,耿昊忍不住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芳菲突然喊一声,顿时吓了耿昊一跳,也许是上门女婿身份底气不足,又或者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负怕了,整个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边,大气都不敢出。

  不争气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大腿根更是时不时哆嗦几下,总之他被吓的不轻,这怪不得别人,谁让他做贼心虚呢!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床上没了动静,耿昊小心翼翼的探头查看,这才得知刚刚不过是虚惊一场,秦芳菲仅仅是翻了翻身,整个人侧卧在床大中间,其中她身上的丝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来,秦芳菲整个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现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双眼发光,恨不得马上就猛得扑过去……黑色吊带睡裙,映衬着她那肩膀格外圆润白皙,黑色裙摆更是难以遮掩白皙丰腴大腿,啧啧啧,几天不见秦芳菲身材怎么变了?“如此丰满,嘿嘿,我喜欢!”“老婆,我来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无动于衷,看到媳妇并未觉察到他的到来,耿昊很激动,激动的浑身都在发颤。

  黑色吊带映衬着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圆润,乌黑柔顺的长发赖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让她那背影看起来更美更加诱的惑,还有黑色裙摆掩盖的翘……越看耿昊越激动,激动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不知过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来该如何的继续。

  说来真是可笑,怎么说他也是农大毕业生,在省城读了三年大学,见多识广,总不至于连个熟睡的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两年空房,他还真是不屈!有理论无实践,直至到了现在最关键时刻,耿昊彻底傻了眼。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结束了,他依然没有付出行动,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难怪秦芳菲看不起他,这只能怪他这天生的懦弱老实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从果园心急如焚归来,然后又冲了个澡,折腾半天激情消退,最终导致了这场无疾而终的闹剧。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这么的放过秦芳菲离开,他心里又是万分不甘。

  如果继续,他没有这方便经验,真不知从哪里开始下手,比如说先掀开,还是?“嘿嘿,既然来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当脑海里猛然蹦出这样的一个想法,顿时让耿昊乐的合不拢嘴,满脸愁绪一扫而空。

  接下来耿昊秉着呼吸,激动万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着便宜。

  折腾了半天,按说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无动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机拿下秦芳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着身子向侧卧的秦芳菲脸上一瞧,吓的他差点魂飞魄散,随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惊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间,耿昊背靠着房门拍着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颤声惊呼道:“我的天呐!大姨姐,秦芳华?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东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无法想象的到,刚刚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经历),并且还差点让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大姐,他耿昊的大姨子——秦芳华!秦芳华人如其名,芳华正茂,十六岁美名就传遍了当地十里八村,她虽人美但性格烈,十八岁那年因抗争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这一晃就过去了十年,至于后来?耿昊脑子有些乱,再说对于秦芳华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当地人的道听途说,再加上他俩总共见过没几面,根本不知该如何形容秦芳华这个人。

  “呵呵,难怪今天回家感觉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无所谓呼呼睡大觉,搞了半天,原来还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摇头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间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间两间是客厅,有高级沙发,六十寸的液晶大电视,东屋主卧装修高档,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当地的特色大炕。

  结婚当晚他人就被撵到这里,一直住到现在,自家山区睡的也是炕,对此他很习惯。

  至于不习惯的呢,呵呵,当然正是娶了媳妇守空房,日子过的憋屈!现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窝囊,现在耿昊他很庆幸,毕竟刚刚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则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向媳妇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对大姨姐秦芳华。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没提前得到半点消息,如此看来,整个秦家把他耿昊都当成了外人,一个可有可无的上门女婿。

  结婚两年秦芳菲肚子没有半点动静,虽然秦芳菲不让他碰,他承认自己是有很大责任的,之所以秦家没当面说落他,那还是给他面子,没有把事情办绝。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来想去一番过后,耿昊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回家时路过村支部,大院门紧闭,显然可见村支部大院没有人呗!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吱扭一声的开门声,顿时吓了他一跳。

  哒哒哒……侧耳一听,脚步声去了院里,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华姐俩都是当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俩为荣,尤其是刚刚摸过了大姨姐,润滑手感很好,说实话他很享受那种感觉,望着窗外发呆了一小阵,急忙挪身到窗边。

  人走裙摆扬,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还有那……看得耿昊发呆,鼻血差点留了出来。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没想到魅力依然这么大,真是让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犹未尽的望着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万千。

  “咦?我刚洗的那件内衣,咋不见了?难道家里进了贼?”秦芳华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叫声,犹如晴天霹雳,当场把耿昊吓得浑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没拿外面的衣服,曾经他有过,这次绝对没有。

  与此同时他感到很高兴,如此说来,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进东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晓了呗!“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华扯着嗓子嚷嚷起来。

  “啊?”耿昊傻了眼,皱眉苦笑道:“大家来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华很高兴,娇笑说:“你,你有没有?”在她说话期间,耿昊很紧张,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只见大姨姐话语一转,兴高采烈的说找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风把内衣吹跑了,害得耿昊虚惊一场。

  刚刚在东屋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认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较发虚,不知该接下来如何面对大姨姐,心里时刻想着解决办法。

  “嘿嘿,果园!”耿昊脑子很活络,猛地一拍大腿,激动的差点从炕上蹦起来。

  收拾完毕正准备出屋,客厅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方向正是西屋门口。

  “大姨子来西屋做什么?难道,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耿昊顿时瞪大了双眼,吓得他愣在门口,半天动也不敢动。

  哒哒哒……随着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耿昊本人越紧张,紧张的心跳加快,反正整个人很不自在。

  现在他最怕见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华,毕竟刚刚在东屋主卧他把人家当成了他媳妇,差点做出禽兽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个人的名声都完了。

  咦?不对呀!短短片刻后,他皱着眉头仰头看了看天,这才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当地可是名门大户,家族出过村长,村支书,挣钱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几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队非常红火,县城正建的富贵园小区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当地方圆百里很出名,即便在县城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原因?有钱!否则的话,仅仅凭秦家在野槐沟是个大家族,根本无法让秦芳菲这位女流之辈,几乎全票当选女村长,当选那天甚至县长都过来助阵,当然话不能这么说,应该是监督。

  秦家最注重名声,再说了大姨姐当年忤逆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见,即便刚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处乱说,那他还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轻咳了几声,耿昊故作镇静做出回应。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说着他就快速打开房门,脸不红心不跳的直视着刚刚走到了门口,正准备做出推门动作的大姨姐。

  事发突然秦芳华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说话吓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没有推到门,如此一来导致她整个人身子向前倾,直接就向耿昊怀里倒了过去。

  “啊……好疼!”“啊……好大!”两人咣当撞到了一起,随即响起两阵异口同声的惊呼声。

  “耿昊!”秦芳华怒了,满脸通红,“你刚刚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刚刚说好疼呀!”耿昊捂着脑袋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着,哪里还敢直视秦芳华。

  “你?你胡说,好疼是我说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华是否揭穿了他的谎言,边说边回屋上了炕。

  此时,秦芳华站在门口,整个人羞愧的满脸通红,可惜对此她又毫无办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说了,她跟前夫离婚多年,身子好久没被男人碰了,刚刚猛地撞到耿昊怀中,让她感觉到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气息。

  年轻就是好,身子骨壮实,嗨,还别说,耿昊看起来清瘦,其实身子很壮,俨然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男人好身材。

  为逃避大姨子对他兴师问罪,耿昊侧躺在炕中央,双手交叉在胸前,时不时的左右拍拍,嘴里还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证明他刚刚没说谎,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看到他这么大的人了,并且还是一个大男人,竟然跟她闹了这一出,秦芳华实在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点笑弯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气了?”耿昊边说边翻身做起,然后整个人惊呆了。

  大姨子秦芳华依然还是黑色吊带真丝睡裙装束,着装非常性感,长发披肩更是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妩媚和诱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扑过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没有胆量动秦家人!否则,现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实,而并非有名无实的上门女婿。

  “昊昊,姐漂亮吗?”迎着耿昊直愣愣的炙热目光注视,秦芳华不仅不怒,并且还笑容满面,妩媚的很。

  这是啥情况?耿昊当时有点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个啥状况。

  也许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说话又温柔,他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

  “昊昊,既然你说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还漂亮,你为何对她的美,视而不见?”“什么?视而不见?我……”面对大姨子的这番质问,耿昊吃惊万分,喃喃自语的嘟囔着。

  直至到了现在,他这才明白过来咋回事,原来大姨子是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来。

  刚结婚时分居,两人还藏着掖着,生怕被双方家长知晓,随着结婚时间长了,两人一直没孩子,他们就是想隐瞒某些事实,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话呀!”秦芳华怒了,边说边向炕边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实在没了办法,不由脱口而出。

  有关这样的说法,他也是被逼无奈,反正已经够丢人够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丢人。

  最近一年间,他不知向秦芳菲提过多少次离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说什么?”秦芳华惊呆了,右手捂着嘴巴,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耿昊。

  “大姐,我有病,简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华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过来人,过早步入社会,啥样男人没见过,耿昊岂能骗过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们家,让我离开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经错乱的神经病!”不论耿昊怎么说自己有病,反正秦芳华就是不信,接下来他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过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发生了。

  秦芳华穿着吊带睡裙,午休前刚刚洗过澡当时没穿内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来时匆匆根本就没考虑这些事情,现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临下的耿昊看了个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沟里了,这像有病?”秦芳华暗自发着牢骚,虽心里有些生气,不知为何他对耿昊偏偏就是发不出来。

  “大姨子不会对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着看,她都不掩饰一下!”耿昊心里嘀咕着,不知不觉让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没其他人,是不是该勇敢的尝试一下。

  既然她妹对不起他,那就让她这个当姐的来补偿呗,顺便学习学习经验。

  想到这里,耿昊就做了一个大胆动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华的胳膊。

  

老板娘白了我一眼,伸手在我腰间软肉上掐了一把,道:“他想让我怀,可我不想怀啊!你想想,如果我这个月真怀上了,他还会让你碰我吗?”  我顿时回过神来。

    老板娘说的对!  陈总才不是那种大方到可以把老婆拿出来分享的人。

    他之所以处心积虑让我跟老板娘发生关系,为的不过就是借我的种子,让老板娘怀孕。

    一旦老板娘真怀孕了,他肯定也不会再让我跟老板娘有类似的亲密接触。

    我一下慌了神,老板娘已经把我深深迷住,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一亲芳泽,如果告诉我以后都没机会了,我决不能接受!  于是我惊慌的问:“嫂子,那可怎么办,我不想你怀孕!”  嫂子看我着急上火的样子,温柔的摸了摸我的脸,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嘬了一口,甜甜一笑,说:“瞧你紧张的样子,真是没白疼你!”  我急着问:“嫂子,你倒是说说怎么办呀!”  嫂子笑道:“你明天悄悄去药店给嫂子买一盒毓婷回来。

  ”  我好奇的问:“毓婷是什么?”  老板娘红着脸说:“是事后避孕药,吃了就不用担心这次会怀孕了。

  ”  我松了口气,急忙道:“那我明天就去买。

  ”  老板娘点点头,抱住我的脖子,任凭身前的玉兔挤压着我的胸膛,口中幽幽道:“真想一直这样抱着你。

  ”  我感觉到老板娘那完美的感觉,又有些冲动,开口道:“嫂子,我还想……”  老板娘感觉到我的变化,红着脸说:“小坏蛋,不能再来了!你这已经耽误太久了,再来的话,陈宏斌会起疑心的!”  我这才想起老板还在门外晾着,这次跟老板娘独处的时间太长了,估计他现在已经心急火燎了。

    于是我急忙问她:“嫂子,可是我还想要怎么办?”  老板娘满眼春情的看着我,说:“明天不是去温泉酒店吗?晚上我去你房间找你。

  ”  我说:“不是还有莉莉姐吗,你不怕被她发现呀?”  老板娘想了想,说:“小心一点应该没事的,后半夜的时候我悄悄溜出门,陪过你再溜回来,她不会发现的。

  ”  我感动不已,捧起老板娘巴掌大的小脸蛋儿,动情的品味着她的樱唇,口中说:“嫂子,你对我真好……”  老板娘激烈的回应着我,含糊不清地说:“人家都说,通往女人心灵最快的通道就是女人的那里,说的一点也不假,嫂子现在满心里都是你。

  ”  我忍不住问:“那陈总呢?”  老板娘神情间闪过一丝愠怒,冷冷道:“我已经看透了陈宏斌那个混蛋,我跟了他八年,他竟然为了多分点遗产,这么算计我,实在是太过分了!”  说着,老板娘又道:“王浩,我跟你说实话,我和陈宏斌一直都没有什么感情,之所以嫁给他,是因为当年我爸爸做生意遇到了困难,差点家破人亡,为了不让我爸进监狱,我才被迫答应嫁给陈宏斌,以此来换取陈家的帮助。

  ”  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我老板长得一般,除了有钱也没什么优点,老板娘平时也不像是特别爱慕虚荣的人,所以我一直纳闷,老板娘为什么会看上陈总,原来里面还有这么一层隐情。

    老板娘看了看时间,对我说:“王浩,你该走了,嫂子明天再好好陪你。

  ”  我依依不舍的点了点头,确实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我把怀中的老板娘轻轻放在床上,站起身来,老板娘递给我几张纸巾,深深的看着我,羞赧地说:“待会儿我去洗澡,给你发微信。

  ”  我点点头,低声道:“嫂子,那我先走了。

  ”  “去吧。

  ”老板娘说完,拿过眼罩戴上,整个人蜷缩着躺在了床上。

    我又上下看了老板娘几眼,这才万般不舍的转身,推门出了房间。

    一出房间门,我便看见一脸焦急的老板,他见我出来,表情有些恼火的问:“妈的,你怎么这么久?!知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了?!”  我看出老板眼神里的怒火,心虚的说道:“对不起陈总,我一直出不来……”  “草!”老板气的骂了一句,看着我,表情狰狞的问:“那最后弄出来了吗?”  我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你弄了这么久,她没发现什么异常?”  我摇了摇头,说:“老板娘一直不说话,也没摘眼罩。

  ”  老板有些心烦意乱的看着我,片刻后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行了,你走吧!”  我如蒙大赦,急忙转身离开。

    老板进屋之后,我又悄悄溜了回来,想在门口听一听里面的动静,但是里面音乐声没有关掉,所以什么都听不见。

    无奈之余,我只能悻悻的下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里,我整个人好像做了一场不真实的梦。

    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和我那个绝美的老板娘发生了那种事。

    躺在床上,我反复回想着刚才与老板娘的每一个细节,心里依旧无比激荡。

    下一个瞬间,我又忽然回想起陈总看我的眼神,这让我心里有些慌张。

    可以看得出,陈总对我跟老板娘做了这么久很是不满,刚才他表情上的狰狞,以及眼神里的怒火藏都藏不住,完全不是他当初求我帮忙时的样子。

    我心里猛然生出一个念头,如果我没能让老板娘怀孕,老板会不会恨死我?毕竟我睡了他的老婆。

    可是,如果我让老板娘怀孕了,老板得偿所愿之后,会不会更恨我?毕竟我不但睡了他的老婆,(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还是他未来孩子的亲生父亲……  一想到这里,我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465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598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53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455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2503.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129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388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3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