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vifeod,新手必看

感受到嫂子的小手。

  整个内心都变得激动起来。

  。

  林子惠很惊讶的看着眼前,内心不断地感叹。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的。

  “嫂子,为什么它变得这么这样了,我是不是病了?”陈正假装懵懂的说。

  林子惠笑着说:“你没病,等你明天睡醒,就没事了。

  ”既然嫂子这么说,陈正假装自己没有反应过来。

  低头看到林子惠亲吻了几口。

  一阵麻酥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

  陈正心中有一种冲动,想按住她的脑袋。

  不知道为什么,林子惠的动作戛然而止。

  林子惠懊恼的想,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后,假装很冷静地说:“阿正乖一点,快点睡觉。

  ““不嘛,我很难受。

  “陈正撒着小孩子脾气,内心一点都不像结束。

  特别是看到嫂子情动的笑脸,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一口。

  “阿正,乖,时间不早了,嫂子明天还要上班,你现在乖一点睡觉好不好?“林子惠细声细气的说。

  虽然,和丈夫大吵了一架,但是,她还是做不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并且,林子惠心里很明白,他不想让自己来城里,就是担心自己受到欺负。

  现在冷静下来,想通了,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可是苦了陈正,涨的难受,很想出去冲个冷水澡,降一下自己身上的邪火。

  强忍住内心的舒服,进入睡眠。

  可是,一直处于空窗期的林子惠,被阿正这么一弄以后,睡不着。

  要不是,阿正是自己的小舅子,恐怕……忍不住,林子惠开始自我满足了。

  陈正本来难受的要死,就在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这种声音。

  悄悄地睁开眼睛,看着嫂子的样子,真的美极了。

  虽然自己经常和嫂子一起睡觉看到这一幕,脑子嗡嗡的叫,很想冲上去。

  “阿正……快点……”天呢,难道嫂子安抚自己的时候,想的自己的名字?这种想法深深的刺激了阿正的大脑。

  看来,嫂子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虽然,陈正心里这么邪恶的想着,并没有做出实际行动。

  他很担心嫂子会看出破绽来。

  陈正内心的火苗不断地燃烧,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假装半夜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说:“阿正很难受……。

  ”没有想到,阿正会突然醒过来,有点猝不及防的说:“你怎么醒了,别睁眼。

  ”可是,阿正是一个傻子,怎么可能这么听话。

  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嫂子前面的美好,很委屈的说:“我渴了。

  ”林子惠叹了口气,给陈正倒了水,喂他喝下去后。

  “快点乖乖睡觉。

  ”喝完水的陈正哪里睡得着啊,一直缠着林子惠讲故事,讲了好久才睡。

  次日大清早,就被一阵敲门的声音吵起来了。

  林子惠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往门外走去。

  出去一看,竟然是邻家姐姐刘玉芳过来探望陈正。

  连忙把他邀请进去。

  看着被她收拾的这么干净的物屋子,刘玉芳很羡慕的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干,不过,我都进来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看到阿正?“林子惠小脸一红,有点羞愧的说:“他应该还没有睡醒。

  “刘玉芳笑着说:“阿正在哪里睡得?时间都这么晚了,我过去叫他。

  “说着,也不管林子惠跟自己说什么,就往她前面的房间走过去。

  没想到,推开门的时候,刚好看到阿正赤裸着上半身,正打算穿衣服。

  看到刘玉芳来了的时候,扔下手中的衣服,连忙跑过去,抱着刘玉芳说:“玉芳,你怎么过来,是不是知道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所以,你才过来陪我的?“没等刘玉芳说话,阿正抱着她,狠狠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虽然没有嫂子的甘甜,但好在味道还不错。

  没想到这一幕刚好被林子惠看到了。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到,只是快步的走上前,对着阿正很严肃的说:“以后不能随便亲别人,知道吗?“阿正很委屈的说:“为什么啊?以前的时候,我和玉芳姐姐一起出去玩,她就会偷偷的亲我,我为什么不能亲她?“林子惠义正言辞的说:“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等嫂子说完以后,阿正紧接着摆出一副想要哭的样子。

  刘玉芳连忙走过去,抱着阿正说:“以后你想亲就亲,不要不开心知道吗?”感受到刘玉芳的前面,正在摩擦的自己的身体,阿正禁不住的将身子往前凑了凑,没想到刘玉芳的身材,竟然这么好。

  “我就知道玉芳对我最好了。

  ”阿正假装自己被哄好了。

  看到这一幕,林子惠不知都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有种怪怪的感觉。

  没想到,刘玉芳竟然转过身来,跟嫂子说:“我今天刚好没事,打算带着阿正出去玩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没等林子惠拒绝,听到阿正欢呼雀跃的声音,”好啊,阿正终于不用一个人呆着家里了。

  “林子惠很无奈的点了点头。

  在路上,阿正装傻充愣的捏着刘玉芳的小手,问她是不是要给自己买糖吃。

  刘玉芳挑眉看向他,“阿正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喜欢吃糖吗?“阿正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吃糖糖,但是玉芳的嘴巴好甜,我想再吃一口。

  “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说,弄得刘玉芳哈哈大笑。

  主动靠到阿正的嘴边。

  就在她打算抽身离开的时候,阿正快速的伸出舌头,猝不及防的闯进刘玉芳(啊啊啊好棒)的嘴中。

  看着她吃惊的样子,阿正觉得心里爽极了。

  他想要的就是这种眼神。

  “阿正,你干什么?“挣脱开陈正的束缚,刘玉芳怒气冲冲的说。

  陈正假装伤心的说:“阿正只是想吃糖果,不想干什么,玉芳姐姐为什么要凶我?“把自己说的特别可怜,弄得刘玉芳很烦躁说:“我没有凶你,只不过不能伸舌头,知不知道。

  “没想到,等她说完,陈正竟然哭了起来。

  吓得刘玉芳不知道应该做什么,难道是自己刚才的话,伤到他了?试探性地说:“我让你伸舌头,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老李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被隔壁新开饭店的老板娘萧雅迷得神魂颠倒。

  萧雅今年二十四岁,刚结完婚,长得那是肤白貌美,身材前凸后翘,简直就是个性感尤物。

  反正见过萧雅一次后,老李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萧雅一脸媚态的跪在床上,将她那翘臀挺着高高的,迎合着自己。

  这天,老李怀着激动的心情,再次来到了萧雅的饭店。

  一见到老李,萧雅便嫣然一笑道:“李师傅,您可算来了,快请进。

  ”萧雅上前搀着老李的胳膊,一边走着路,一边说道:“李师傅,都说您是这市里出了名的大厨,还求您好好在店里厨师面前露两手,教教他们。

  ”老李听着萧雅娇滴滴的声音,两条腿都酥了,差点走不动道。

  更要命的是,萧雅那饱满的胸部还一直顶着自己的胳膊肘,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加上鼻子嗅着那股诱人的少妇体香,老李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那里有着强烈的反应。

  老李想和萧雅做那事儿都快想疯了,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萧雅可未必瞧得上自己这个老光棍。

  萧雅的老公他也见过,瘦瘦高高的,一看就是个精明人,肯定特别能挣钱。

  而反观老李,今年都五十了,还特么是光棍一条,也没啥钱,就是一个穷光蛋老头子。

  不过老李的厨艺是真没的说,做了大半辈子厨师,以前在五星级饭店掌过勺,是本地名气很大的大厨,后来也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天天逛窑子找小姐,把上班都耽误了,结果就被劝退了。

  从那以后,老李干脆也不上班了,拿着这些年赚的钱,整天去逛窑子,弄那些胸大屁股翘的小姐。

  不过老李大厨的名声在外,经常被一些饭店邀请给厨师做指导。

  因为接到的邀请多,老李反而还挑剔了起来,给自己立下了三不做的规矩:钱太少,不做;店太小,不做;人太丑,不做。

  萧雅的这间饭店实际也不大,说白了就是家常小饭馆,烧的菜也用不着多么的追求精美,要换做平时,老李肯定会推了。

  但在看到老板娘萧雅的那一刻,老李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原因就是这个女人长得太漂亮了,比他睡过的那些小姐都漂亮得多。

  和萧雅聊了几句后,老李便被请到了厨房,边上站着两名小伙子,是这店里请来的厨师。

  老李一笑,对着那俩人说道:“我尽量让自己动作慢点儿,你们好好学着啊。

  ”说着,老李便开始挥动着自己手中的菜刀,干起活来。

  从切菜到下锅,从翻炒到出锅,老李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点放慢动作的意思都没有。

  老李是故意的,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要的就是那俩人学不会,好让他多来教几次,不然,他哪还有机会接触萧雅。

  “来,小雅你尝尝菜的味道怎样。

  ”老李招呼道。

  萧雅笑着应了一声,满心欢喜的走到桌前,低下身来准备品尝。

  此时此刻,萧雅正对着老李,弯着腰,因为角度原因,胸前的春光被老(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李瞧了个一干二净,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甚至那两团雪白的饱满也隐约可见……望着那对诱人的宝贝,老李都看呆了,差点忍不住流哈喇子。

  他往边上挪了一小步,找了个更好的角度。

  这样看过去,不仅可以把那对雪白看的更清楚,还能透过中间的那条沟壑,看见萧雅那平坦光滑又白皙的小腹……看到这里,老李更是快要受不了了,如果旁边没人的话,搞不好他真会扑上去,狠狠的揉捏萧雅那对饱满……虽然没有上手摸过,但老李从经验上判断,萧雅的这对饱满,怎么说都有D了。

  萧雅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春光乍露,依旧品着菜,把老李刚做出来的两道菜都吃上两口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李师傅,您这菜做的可真好啊。

  ”萧雅赞叹道,和自家那两个请来的厨子相比,这味道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说完,萧雅还不忘让边上那俩厨子一起过来尝尝。

  直到这时,老李这才收回了自己贪婪的目光,但余光还紧盯着萧雅那鼓胀的胸前,惦记着里面的美景。

  菜是做完了,萧雅和那俩厨子也都尝过了,只不过他们学会了多少,从那俩厨子木讷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萧雅有些生气的问他们:“别告诉我,你们一点都没学会吧?”俩小伙子低着头,不敢说话。

  萧雅急了,心想请老李来一趟店里可不容易,也花了不少钱。

  要知道老李可是本地名气很大的大厨,不少饭店都抢着想请他呢。

  这下倒好,他俩竟然看了半天什么都没学会!看见萧雅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老李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不过他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老李拉着萧雅的胳膊,感受着她那柔弱无骨的娇躯,小声说道:“我说小雅,你就别为难他们了,我的本事要有这么好学,那岂不是大厨满地跑!”萧雅一听,倒也有几分道理,碍于自己老板娘的面子,还是不满的嘀咕两句:“那他们一点都没学会,也太笨了吧,真是的……”“还得麻烦您啊李师傅,您有空多来两趟,教教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萧雅抓住老李的胳膊,轻轻的摇晃,语气故意带着几分娇气,生怕老李再也不来似的。

  老李感觉自己的胳膊被萧雅抱着,在她胸前的鼓胀处反复蹭着,身子都轻了几斤,那里也有了反应,他老脸一红,求之不得的连连点头。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美妙的主意。

  沉吟片刻,老李对着萧雅说:“小雅啊,其实我看你也挺适合做厨师的……”“我?”萧雅一愣,随即笑了:“李师傅您就别闹了,我长这么大还没下过厨呢。

  ”老李看着萧雅这嫣然一笑,身子都软了,心里就跟猫爪子挠一样,痒痒的。

  “我没开玩笑。

  ”老李也知道现在还不是他沉醉的时候,连忙又道:“做厨师,不是看你烧过多少次饭菜,而是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

  ”“天赋?”“对,天赋。

  ”老李故作严肃,点点头:“我做了大半辈子厨师,看人也是很准的。

  之前,我上班的地方有个打杂的小伙子,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个做厨师的料。

  后来,他跟我学了没几天,自己就能烧出一手不错的饭菜!”“真的啊!”萧雅有些惊喜,对于老李的话她还是比较相信的,毕竟人家做过大厨嘛,相信看人的本事,自然也不会差!萧雅这边心里暗自窃喜着,老李却有些焦急,毕竟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瞎编的,想学厨师,确实要天赋不错,但是从外表上来看,萧雅就很明显不符合这一点,所以他也担心萧雅直接拒绝。

  

墨叶又逼近了一步,握紧了拳头,晃了晃,“在我变惨前,我先让你尝尝我的拳头……”“你,你……好,墨叶,你特么给我等着,给我等着啊!”说完,墨金波就转身朝门口跑去,看也不看地上的马仔,直接踩了过去,像兔子一样一晃就没了踪影!“你们三个还站着我家干嘛?是不是想挨拳头啊?还不快滚!”呼~三个马仔吓得浑身打哆嗦,拉起了倒在门口的另外三个马子轩,灰溜溜的逃之夭夭……“呃,老头子,那不是村长的儿子金波吗?”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母亲李子娥的声音。

  墨叶惊喜的立刻冲了出去,站在前边的不是父母是谁!“爸,妈,你们终于回来了!我都准备去找你们了!”说着,墨叶就走到了父母面前,要帮父(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母把盆栽拿下来!“叶娃儿,墨金波是不是又来催债了?”父亲墨守林说。

  “嗯!”墨叶点头。

  “唉,这该咋办啊。

  眼看离还债的期限越来越近,我和你妈走了好几个镇子,就卖出去二十盆,这点钱,能干啥用啊!唉~”墨守林唉声叹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尽是担忧。

  呜呜~母亲李子娥听了,忽然哭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妈,您哭什么啊?”“唉,还不是担心你还不上债啊。

  ”李子娥一脸愁容,自己的儿子命怎么就这么苦呢,在城里本来干干好好的,听说就要高升了,却在最关键的时候被人挤下了,以至回村搞盆栽,欠了一屁股债,命运真是不公啊!“爸,妈,从今天起,你们不用为我担心了!盆栽有销路了!”墨叶安慰的说。

  “有销路?”父亲墨守林看着墨叶:“叶娃儿,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们……”只是话刚说一半,墨守林和李子娥就呆住了。

  “叶,叶娃儿,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墨叶从兜里拿出了唐婉仪预先支付的钱,说:“我今天卖的盆栽钱!”“啥?”墨守林腾地站起,“这么多钱,你卖了很多么?”“不,只有十盆!”墨叶笑着说!“十盆就卖了一扎这么多?”墨守林一脸不信,蹙着眉头:“叶娃儿,你老实跟我和你妈说,你这钱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我们都是农民,可不能做违法的事!”“爸,妈,是真的,您们等等!”墨叶领着父母走进屋子,立刻拿出了和唐婉仪签订的合同,递给了父亲墨守林,“爸,您看看这个!”墨守林将信将疑的接过合同翻开一看:“欣欣花卉?那不是镇上最大的两个花卉超市之一么?”“对,就是那家!”墨叶点头。

  “真的?”墨守林迫不及待的快速浏览了一遍合同,看完后兴奋的在墨叶母亲额头上亲了一口:“老婆子,是真的,是真的啊,哈哈,我的儿子终于苦尽甘来了……”“真的?”李子娥有点发蒙,半晌后回过神,狠狠的掐了墨守林一下,疼的墨守林一阵惊叫,“老婆子,你干嘛?”“死老头子,当着孩子的面,老不正经的,该掐!”李子娥瞪了眼墨守林。

  “哈哈~”墨守林笑了,笑的很开心,这是墨叶回村以来,见父亲笑的最真诚,最舒心,最开心的一次。

  看到这,他的鼻子一酸,爸妈都快六十的人了,还在为自己操劳,作为儿子,亏欠的实在是太多了!爸妈,你们放心,儿子从今天起,一定会挣钱很多很多钱,让你们享清福!却在这时,父亲墨守林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倏地凝住,“不对呀,叶娃子,欣欣花卉,为什么要用高出市场上那么多的价格,收购我们家的盆栽?”“爸,妈,你们走后,我在家和以前一样做钻研,配制营养液,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合适的配方,配出的营养液能够……”墨叶将早就想好的说辞讲出来!他是学园林出身的,回来后也一直没有忘记制作营养液,相信这么说,不会让爸妈产生怀疑。

  果然,墨守林和李子娥听后,没有生疑,和墨叶细聊会,便开始搬三轮车上没卖完的盆栽。

  一刻钟后,盆栽全都移到了基地大棚里,墨守林和李子娥累得坐在了地上歇息。

  墨叶看见二老显得非常疲惫,走了过来:“爸,妈,你们是不是很累?我帮你们按摩一下吧!”“先给你妈按按吧,这几天,你妈很累!”“嗯!”墨叶将双手放在母亲李子娥的肩头,默念秘诀,控制那滴生机液,分裂出一小滴点,顺着他的手指钻入了李子娥的身体里面。

  李子娥只当儿子孝顺,和平时一样,随便帮她按几下,可随着墨叶的手捏动起来,她却发觉有一道很温暖的气息传进了肩膀里,感到很舒服,有点诧异,想不到自己儿子的按摩手法,竟然这么好了!

周彤娇颤着,红唇发出一阵悠长又细腻的销魂之音,伴随着热气,直冲我的大脑神经。

  我也没有闲着,一只手绕过她的裙摆,直接攀上了她的臀部,抚摸着。

  “关上窗,好么……”就在周彤娇嗔之际,我已经将她那条带着蕾丝花边的小内内,一把摘下……随着周彤最后的防线失守,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娇呼。

  随即,我的手掌直接按在了她那丰满,充满弹性的香臀之上。

  丰腴,舒适,手感极佳。

  周彤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刚来学校任职时就受到了一阵追捧,鲜花领到手软,追求者数不胜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最后选择了文质彬彬的张老师,但是看得出来,她的人气很高,就连副校长都看不上。

  但就在此时此刻,周彤最隐私的地方已经被我占据,纵声娇呼着。

  谁又能想到,平日里这个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现在会给我如此亵渎呢?我的手在她的臀部上肆意动着,虽然看不到,但我能想象得出那种样子。

  “关上窗户,好不好,求求你了……”周彤的嘤嘤声在我耳边回荡着,她也是担心被外面看到,以后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我点点头,同时猛地拍了一下她的翘臀道:“那你乖乖的脱了,躺床上等我。

  ”啪的一声脆响,周彤给我拍的娇颤不已,重重喘息着。

  就在我起身关好窗户,正准备自己脱衣服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别说是周彤了,就连我都被吓了一跳。

  “你爸妈不会回来了吧!”她惊呼道。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然后朝外面大喊一声:“谁啊!”“我啊,开门!”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我长舒一口气,原来是死胖子。

  “等着,我睡觉呢!”喊完,我开始不急不慢的脱衣服。

  “你干嘛?外面的人是谁啊!”周彤反而急了。

  我说,王凯来了,估计是找我玩的。

  “王凯?”周彤愣了愣,随即更加慌乱起来。

  她茫然的看着我这不大的卧室,着急道:“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让他发现我在你屋子里!”要是被别人知道她和自己的学生做了这种事,她搞不好这辈子都完了!周彤的话才说完,她就开始在我的屋子里乱跑起来,一会看看橱柜,一会蹲下看着床底。

  但无奈的是我家并不大,根本藏不下她。

  我努了努嘴,内心里也嫌弃的王凯不行,这该死的胖子昨天刚坑了我一次,今天还要来坏我好事。

  当下,我只能指着床说:“你先睡进去,一会儿我装病上了床,你就趴在我身上,应该能蒙混过去!”周彤早就乱了阵脚,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铺开被子钻了进去。

  等我脱的就剩一条裤衩后,看着躲在被子里的周彤,不免有些好笑。

  这时,门口的死胖子又重重的敲了几下门,催促着我。

  打开门,胖子直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颇为不满的问我怎么开门都要这么久。

  我故意打了个瞌睡,说自己感冒了,正躺床上呢。

  随后,我回到卧室上了床,同时不忘扶着周彤的两边胳膊,让她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最后再盖好被子。

  胖子在外面喝了两口水后跟进了屋子,看我爬上床,叹了口气说:“本来还想叫你出去玩呢,咋好好的就病了?”我躺着,很随意敷衍了他两句。

  我主要的心思,还是在周彤身上。

  由于现在她完全压着我,和我紧紧的贴在一起,我能明显的感受到她胸前正好抵在我的下面。

  就连被窝里都是香喷喷的,充满了诱人的女人味,让我大为满足。

  不由得,我下面也开始有些一丝反应……“你爸妈呢,又出差了?”胖子在我屋子看了几眼后问。

  “嗯。

  ”“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啊,吃了药没,明天能不能好,咱们出去开黑啊?”“应该能吧。

  ”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他,偏偏死胖子今天耐心又好得很,问了我一大堆废话后,竟然还拿起了我的PSP,坐在一旁玩了起来。

  “……”我心里那叫一个无语啊,看样子这死胖子一时半会儿的是不会走了,周彤就这么压着我,时间一长我也受不住啊。

  我把被子稍微掀开了那么一点,周彤这时也在里面抬起了头,可怜巴拉的看着我。

  看得出来,她也很煎熬。

  可我也没有办法,胖子不走,我就得一直忍着。

  或许是待在里面时间久了,周彤也有些难受,她的身子开始轻微的挪动着。

  这不动还好,一动起来,她那两团饱满就在我的下面乱蹭着,整的就好像是她在给我……联想起那些不健康的大片后,我下面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到最后,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竟直接按住了周彤的脑袋,朝我下面贴了过去!面对我的强迫,周彤自然不会愿意,她反抗着,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把下面贴上去,哪知道即将触碰到她红唇的那一刻,她直接扭过了头。

  这一下,导致我下面只是贴在了她的脸颊上!我生气了,毕竟现在吃亏的是她,她怕,我可不怕。

  我的脑子飞速运转着,想了一会儿后,我直接掀开了被子,高声说道:“好热啊!”周彤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把被子拽了回来,把自己裹得死死的。

  饶是胖子愣了愣,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问我:“热?热你也得忍着啊,明天病好了我还等着你带我上分呢。

  ”我坏笑一声,说道:“胖子,你帮我把空调开开,遥控器在外面。

  ”“能不能开啊,你不是病了吗?”胖子狐疑道。

  “开一会儿,我实在受不了了。

  ”我说。

  “那行,就开一会儿啊,稍微凉快点我就关了。

  ”说完,胖子就出去找空调遥控器了。

  趁他不在的这会儿功夫,我拉开了被子,笑嘻嘻的对里面小声说道:“老师,我难受!”“你想都别想!”周彤瞪了我一眼,她当然清楚我在想什么。

  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满脑子里都是昨天周彤在办公室偷偷的给她老公弄,我也想享受一次。

  于是,我威胁道:“老师,你不答应的话,那就别怪我了啊……”说着,我将被子的一角越拉越高,如果这时候胖子走进来,肯定能看到我的身上还趴着一个女人。

  “想死啊你!”周彤被吓得连忙又把被子拉了回来,然后认命了似的说道:“我…我给你那个就是了!”我得意的笑了。

  后来,胖子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遥控器,还大声问我到底在哪。

  我强忍着笑意,说我记错了,遥控器在书桌抽屉里。

  胖子回来不满的嘀咕了几句,然后再帮我开了空调。

  与此同时,我也神不知鬼不觉的脱掉了自己的裤衩,对准了周彤。

  隔着被子那条细缝,我隐约可以看到周彤正注视着我的下面,随后,她双手扶稳,思索再三后,终于垂下了头。

  下一秒,我就感受到了来自周彤的魔力。

  上天一般的感觉,美的无法言喻。

  尽管我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但是当她真正触及到我的那一刻,我瞬间崛起,差点让周彤把持不住。

  同时,我还要极力的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哼出那种愉悦的满足之声。

  差不多十分钟后,我的大脑开始逐渐的麻木,神情一阵恍惚,那种温暖的感觉让我愈发飘飘然。

  在关键时刻,我动了一下,更加的深了。

  “唔……”突如其来的一刻让周彤猝不及防,闷哼一声,同样的,我的眼中也带着异样的色彩,一股股的热浪打向了周彤……纵然是胖子在打游戏,也听到了一道不对的声音,随即抬起头来。

  他问道:“什么声音?”我被吓得冷汗都流了出来,虽然刚才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但我也没想到周彤会发出声来啊!我咽了咽口水,有些慌张的看向外面说:“好像,是隔壁大妈晾衣服的时候摔倒了吧?”胖子信了,但是我身下周彤却像是生气了,朝我的那里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

  顿时,我疼的猛地一翻白眼,还好忍住了没喊出来。

  又过了二十分钟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一直被这么压着,我还没法挪地方,只能朝着胖子说道:“你啥时候走啊,我想睡觉了,你在这打游戏我没法休息。

  ”好说歹说一顿劝,胖子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我注意休息,当然了,我的游戏机也给他拿去了。

  终于等到胖子走后,我迫不及待的掀开被子,周彤在里面早就闷得面色通红,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在趴在床边,把那些东西全部呸了出来。

  甚至,她还夸张的不住干呕着,狼狈极了。

  我有些不悦,但还是靠过去,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至于么,这东西又不脏。

  ”周彤浑身一怔,猛地推开我,泪眼汪汪道:“别碰我,你这个畜生,张伟,你不是人!”我无奈的摆摆手,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要在我面前装清高,再说了,又不是没给别人这样弄过,典型的就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不过,看着周彤趴在床边,单薄的衣服垂下,露出胸间一片白花花的沟壑时,我瞬间口干舌燥了起来,下面也焕发着生机。

  我从后面搂着周彤的娇躯,两只手直接盖在两边的饱满上,我迷恋道:“老师,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开始什么?我不是都给你……”她的话还没说完,我便连连摇头,打断道:“刚才只是我帮你解围,你给我的报酬而已,咱们之间的承诺,你还没有兑现。

  ”说完,周彤恨恨的看了我一眼,擦了擦嘴角后,她又问我:“是不是只要和你做一次,你以后就不会再威胁我了?”我点点头:“当然。

  ”“那行,你这么想要,我给你就是了。

  ”说着,周彤便开始自顾自的解开了衣领上的两颗纽扣。

  当即,那两团饱满的雪白让我看的更加清楚了。

  我浑身都开始燥热着,真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很快,周彤就把衣扣全部解开(办公室爱爱)了,露出了里面魅黑色的花边文胸,她上半身那性感的曲线在我眼前一展无遗,风情之中不失妩媚,妩媚之中透着诱惑!就在我才靠进她的身边,嗅着她身上散发的芬芳之际,周彤的手机忽然响了!周彤愣了愣,连忙从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傻眼了。

  “别说话,是我老公!”周彤坐在一边,抚了抚自己高耸的胸口,尽量让自己平复心情后接通了电话。

  即便隔着几米的距离,我还是听着电话那头声音挺大的,好像是张老师在喊什么,反观周彤说话声音细腻轻声着,就好像是正在被人训斥一样。

  一时间我便来了兴趣,悄悄坐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搂住了她那不盈一握的纤腰,另外一只手,隔着文胸在外面抚摸着她那饱满的雪白。

  “哼……”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191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660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410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294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621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3626.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1826.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d.aspx?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