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裸體 正 妹,新手必看

王二牛的大手顺着刘巧云的大腿一直深入,直到他摸到了一小块布,下一刻他的手毫不犹豫的伸了进去。

  刘巧云当即一声娇吟,双腿紧紧的夹住了王二牛的腰肢。

  这时王二牛松开了刘巧云的嘴,快速地吻住了另一只原本无人问津的柔软。

  “喔……嗯……”刘巧云忍不住发出声音,表情如痴如醉,她好像是为了报复王二牛,下面的那只手突然动了起来。

  王二牛的身体当即一颤,突然传来的感觉让他险些把持不住。

  王二牛自然是看出了刘巧云的挑衅,手上和嘴上动作更是迅猛犀利起来,刘巧云顿时颤音连连,喘息不断,很快她就动情到难以自制了。

  王二牛知道时间差不多,该步入正题了,动作就缓慢了一些。

  但是刘巧云似乎是想让王二牛出丑一般,小手居然又加快了速度。

  王二牛一惊,赶忙将刘巧云的那只手拿开,然后再次吻住了刘巧云,同时一把扯下了了刘巧云的裙子和衣服,然后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雄厚的资本终于是再次出现,王二牛调整好姿势,然后在刘巧云的耳边灼热的呼吸道:“小云,我来了……”“哇……哇……”突然传来的婴儿啼哭声吓了两人一跳,刘巧云赶忙推开了王二牛,将婴儿抱在了怀里。

  婴儿毫不客气的将刚刚还是属于王二牛的柔软抱在怀里大力的吮吸着。

  王二牛挺着身子,愣在了原地,他看着刘巧云怀里的婴儿,心里在说,你怎么早不醒晚不醒偏偏这个时候醒啊。

  刘巧云看了一眼王二牛的下面,心里突突的直跳,是真的雄厚啊。

  她羞红着脸看着王二牛道:“这次就这样吧,你把裤子穿上吧。

  ”“啥?”王二牛差点昏过去,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说算了?刘巧云看着王二牛的样子忍不住掩嘴轻笑一声。

  然后白了王二牛一眼轻哼道:“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谁叫你当初抛弃我来着,另外我也是跟你证明一下,我不是个贱女人,虽然我现在也很想,但是我能忍住!”王二牛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今后这个女人肯定是属于自己的了,既然这样那还急啥啊,忍一忍吧。

  王二牛这样劝说着自己,一边把裤子提上了。

  穿好了裤子,他四处看着,在柜子上看到了一卷卫生纸,他拿过卫生纸就上了床,坐在了刘巧云的身边,撕扯下卫生纸,将刘巧云刚刚流出的东西温柔的擦去。

  刘巧云眼神有些痴迷的看着王二牛的动作,这真是一个细心温柔又负责任的男人,这下她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没错了。

  帮刘巧云擦干净后王二牛又帮刘巧云穿上了小裤裤还有裙子,然后拿过背心又给刘巧云套上了。

  做完这一切王二牛原本打算直接走的,但是看着刘巧云含情脉脉的眼神,王二牛没忍住将娘俩都抱在了怀里,又是吻住了刘巧云。

  刘巧云轻嗯一声,并没有拒绝,两人吻了一会,王二牛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嘴。

  王二牛看着刘巧云红着脸的可爱模样,温柔笑道:“小云,我先走了。

  ”刘巧云虽然心中不舍,但还是点了点头,王二牛这才退去。

  出了刘巧云家的王二牛长出了一口气,只是方才涌动的气血还在身体里翻腾乱窜,自嘲的笑了笑道:“再来这么一遭,可得憋坏了。

  ”就在这时,王二牛的手机突然响了。

  王二牛疑惑的掏出手机,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不由得一愣随即大喜。

  这个电话居然是王二牛打了两个月都是关机的女友打来的。

  王二牛赶紧接通了电话惊喜的说道:“喂,小月,是你吗?小月。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瞬传来了王二牛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是我……二牛,你最近过的怎么样?”“我还能过得怎么样,还是老样子,就是这两个月没听到你的声音,没见到你的人,我的心里是想念的紧啊,你这两个月干嘛去了啊,为啥电话总是关机呢?”一般来说,要是换做别人,不管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两个月不与自己联系,另一方肯定是以为对方移情别恋了。

  但是王二牛从没这样想过,他不仅不生赵惜月的气,相反他还十分的欣喜,由此可见王二牛有多么喜欢赵惜月。

  “呜……”电话那边传来了赵惜月啜泣的声音。

  王二牛不由得一愣,“小月,你哭了?”“没……没有,就是有点感冒,鼻子不通气。

  ”“哦,那你要记得吃药啊,多喝点热水,你在哪,要不我这去找你吧?”王二牛关切的说道,他听出赵惜月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是他很快就认为是赵惜月感冒嗓子不舒服了。

  赵惜月又是吸了一下鼻子,“王二牛,今天我们把话说清楚吧……”“嗯?”王二牛不由得愣了一下,“什么说清楚?”“呼……”电话那边赵惜月长出了一口气,似是如释重负,像是掩饰什么,又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

  “你爱我吗?”“爱啊,我怎么会不爱你,我做梦都想把你娶回家,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王二牛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赵惜月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既然你爱我,也想娶我,那好,我爸说了,别的不要,三天之内准备好二十万的彩礼钱,我就嫁给你。

  ”“什么!”王二牛不由得一声惊呼。

  “怎么?嫌钱太多了?不想娶了?”赵惜月声音有着一丝颤意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不想娶。

  ”王二牛连忙说道:“小月,你也知道我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别说二十万了,五万现在我都拿不出来啊,而且这时间也太短了,三天时间,你看能不能多给点时间,或者少要点?”“不可能的,王二牛,你听好了,就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你没有二十万,我们两个就到头了!”“嘟!”赵惜月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喂,小月,小月!”王二牛对着电话呼喊,回应他的只是一串电话的忙音。

  电话那头,赵惜月挂了电话,她红着双眼看了一旁一个两鬓有些花白的男人一眼,什么都没说便回自己的房间了。

  而那个男人则是忍不住摇头叹息道:“命啊,这就是命啊。

  ”“二十万,我上哪去弄二十万(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总不能去抢劫吧。

  ”这边,王二牛皱着眉头念叨着。

  就在几个月之前,王二牛的母亲病逝了,之前为了给母亲治病,王二牛四处跟亲友借钱,可是还是没能留住母亲,现在王二牛光是外债也有二十多万了,手里仅有的两万块钱,还是刚跟齐芳玲借的,那是准备给手机店进货的钱,这钱要是没了手机店也就快关门了。

  “要不,跟小云去借?”王二牛突然想到刘巧云刚告诉他她有几十万的存款。

  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王二牛掐灭了,哪有跟情人借钱去娶媳妇的,这是万万不能的。

  王二牛站在路上想来想去,感觉头都大了。

  突然他的电话又响了。

  王二牛赶忙拿起手机,但是结果却是让她有些失望,电话并不是赵惜月打来的,而是齐芳玲打来的。

  王二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通了电话。

  “喂,芳苓姐。

  ”“喂,二牛,你现在有空吗?”“有空啊,怎么了?”“那你来我家帮我修一下电脑吧,家里电脑好像坏了。

  ”“啊?这天都快黑了,要不明天吧。

  ”王二牛心情有点烦,现在是真的不怎么想干活。

  “哎呀,修电脑几分钟的事情啊,你还没吃晚饭吧,刚好晚饭也在我家吃了吧,你快点来哦。

  ”齐芳玲说着就挂了电话。

  王二牛看着电话愣了一会,原本他是不想去的,但是一想到今天自己可是两次差点把齐芳玲给要了,人家不过是让自己帮个小忙而已,自己再不去的话可能就有点不够意思了,一想到这,王二牛便拾步向着齐芳玲家走去。

  盛夏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王二牛走在路上,头顶雷的轰鸣声,接二连三的响起,王二牛赶忙加快了脚步。

  王二牛前脚刚跨进齐芳玲的家门,身后一声震耳的轰鸣响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至。

  “二牛,你来啦。

  ”齐芳玲看见王二牛到来,一脸惊喜的说道。

  王二牛点了点头,目光忍不住打量在齐芳玲的身上。

  齐芳玲好像是特意换了一身衣服,上身是一个淡紫色的小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短裙以及黑色的丝袜,整套装束透露着性感的同时更是将齐芳玲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那紫色的小衫,好像快要不堪重负,被撑得鼓鼓的,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视线下移,是齐芳玲挺翘的臀线与平展的小腹,黑色的丝袜包裹着的双腿,在灯光下闪动着烨烨的光辉,让人忍不住想要试一试,整套装束充满着诱惑,而这些都是齐芳玲特意准备的……“二牛,姐这身衣服好看吗?”齐芳玲摆了一个撩人的姿势浅笑看着王二牛。

  王二牛有些木讷的点头道“好看。

  ”看着王二牛的样子,齐芳玲忍不住一阵娇笑。

  

青草村卫生所内,传出了一道似有似无的轻吟,让人遐想连篇。

  此时里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紧咬下唇,表情迷离,一只手揉着胸前的雪白,一只手在下面…….殊不知,外头正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里面。

  “啧啧,这大清早的,没想到王医生竟然在自我安慰,还真是会玩。

  ”楚晨砸吧着嘴,眼睛都看直了。

  换做以前,他才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在干嘛呢,因为三年前楚晨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父母暴毙,他也成了傻子,整天惶惶度日,远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去年也意外去世,只剩下嫂子带着小孩和他相依为命,受了不少欺负。

  可前两天,他去树上摘果子,不小心摔下来,阴差阳错恢复了神志。

  他没有把这事儿声张出去,主要是做为傻子,村里的女人们都不会顾忌他,甚至有时候去河里洗澡还会叫他望风,这样的福利,其他男人可是享受不到的。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父母突然暴毙,他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才决定继续装傻,方便暗中查出真相。

  “嘿嘿,看你这幅模样,让我来帮帮你。

  ”笑了笑,楚晨往后退几步,然后装作慌慌张张的样子,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门。

  “王医生,王医生,买药,买药!”王玥琪被吓了一大跳,腾地一下就站起来,慌忙整理衣服扣子,另一只手麻利的抽出来,只是上面,似乎还带着些晶莹。

  等看清楚来人后,她才松了口气。

  “楚傻子,你慌慌张张的赶着投胎?”王玥琪皱眉道。

  换做平日,她也没有这么大火气,可正在兴头上被突然打断,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实在难受得很。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长得肤白貌美,胸大腿长小蛮腰,是个大美女。

  前几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到村里当了卫生所的医生,两年前在家人的介绍下,嫁给了同村的张大柱。

  可是这张大柱结婚没几天,就外出打工了,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每次都待不了几天。

  更重要的,是他那方面不行,几分钟就完事儿,根本满足不了王玥琪,所以每当自己想要了,她就会自我安慰一番。

  “对不起,王医生,我……”话没说完,楚晨就一眼看到王玥琪胸前的两片雪白,瞬间就有了反应。

  发现到他的目光,王玥琪下意识用手挡住胸前,可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楚晨那处,满脸不可置信,惊呼一声。

  “好大!”这么大的规模,就算在小电影里,也没见过。

  比起自己家那男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可惜,这种宝贝竟然长在了一个傻子身上!咕噜!王玥琪盯着楚晨那处,咽了咽口水,只感觉浑身燥热,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小,小晨,你买什么药。

  ”楚晨自然发现了她的目光,故意挺了挺腰身,那里的轮廓越发的明显。

  “王医生,嫂子让我来买干毛巾。

  ”楚晨傻笑道。

  干毛巾?什么玩意儿?王玥琪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感冒灵吧?”楚晨赶紧点点头,“对的对的,感冒灵,嘿嘿!”“好,等着,我给你。

  ”王玥琪迅速翻出感冒灵,递给楚晨,楚晨接过的时候,故意抓住她的手,好奇的问了一句。

  “诶,王医生,你的手上的是什么?”听到这话,王玥琪赶紧抽出手,俏脸羞红。

  “没,没事,你的药,赶紧拿着回家去。

  ”手上沾着的东西被一个男人看到并且摸着,让她内心觉得很羞耻。

  看到她这种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楚晨内心一阵翻滚。

  他没接过药,反倒是指着下面,诚惶诚恐道:“王医生,我这里怎么肿了啊?”肿了?王玥琪看了看,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若有所思,感情这傻小子压根不懂自己的生理反应啊。

  这么大的宝贝,真是浪费了。

  要是能体验一下,那得多舒服啊。

  本来她就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这么一想,那股感觉更加强烈了,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反正这是个傻子,就算和他发生点什么,只要叮嘱他不说出去,应该没事的吧?想到这儿,王玥琪故意恐吓道:“小晨,你这是得病了,要是不治疗的话,会死人的。

  ”“切,你骗人,我天天早上都肿,怎么还没死呢,我才不信。

  ”说完,楚晨就翻了个白眼,还很不屑。

  那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让王玥琪哭笑不得。

  她再次看了楚晨那里一样,忽悠道:“我可是医生,你不相信?那我问你,每次肿了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难受?要很久才能消下去。

  ”楚晨这才配合的大惊失色,“对对,就是这样的,王医生,救救我,小晨不想死,不想死。

  ”说着,他再次抓住王玥琪的小手,触碰的瞬间,王玥琪浑身颤抖一下。

  男人粗糙的大手,抓在自己手上,让她有种异样的刺激感觉。

  她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了。

  这一次王玥琪没有抽出来,反而娇嗔道:“放心,嫂子马上帮你检查。

  ”说完,她转身用脚把门踢关上,然后小手颤抖着伸过去,放到楚晨的小腹处。

  柔声道:“小晨,要检查的话,得先把裤子脱掉,我帮你脱了。

  ”“嗯嗯,听王医生的。

  ”楚晨憨憨的样子,就跟个乖宝宝一样。

  王玥琪怀着激动的心情,迅速脱下楚晨的大裤衩,下一秒,她彻底傻眼了。

  这,这还是人嘛?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规模还有些局限,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

  “王医生,是,是不是没得治了?”楚晨带着哭腔,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这演技,不得不服!王玥琪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没,有的治,有的治,我这就帮你,你,你别乱动,知道吗?”楚晨乖巧的点点头,王玥琪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而王玥琪也很震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

  她动了几下,喉咙不停滚动,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小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这是正常的,接下来,你按照嫂子说的做,知道吗?”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

  “怎么做啊王医生?”楚晨一脸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看到了吗?”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细心指导。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傻子就是傻子,很听话。

  她扭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

  娇声道:“小晨,来呀,往这儿顶。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以免被怀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

  “小晨,你往哪儿弄呢,错了错啦。

  ”王玥琪扭动着身体,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

  “王医生,没错啊,你说的就是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知道了吗?”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这儿!”听到这话,王玥琪会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举动,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嘴里还得意的笑着。

  “嘿嘿,现在对了吗,王医生。

  ”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

  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楚晨浑身一个激灵,反应又强了几分。

  同时,王玥琪也非常震惊,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得不行。

  这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来,疑惑道:“王医生,我弄疼你了吗?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继续!”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身体靠了上去。

  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穿过裤子,通过皮肤,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现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着。

  听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强行憋着。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并不能满足王玥琪,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

  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可越这样她越难受,脑海里充满了渴望,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再也顾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眼色迷离。

  “小晨,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缓缓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东西,她舔了舔红唇,小嘴微张。

  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左手握右手)到,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

  更重要的是,她还自称嫂子,这可是亲近的称呼。

  不得不说,王玥琪的活儿很好,三两下,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差点直接投降,不过好歹他能坚持,硬生生给憋住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玥琪累得够呛,擦了擦嘴角,低声问道:“小晨,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没有,不尿尿,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

  ”楚晨摇摇头。

  王玥琪大惊!还真是捡到宝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那要是真弄起来,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她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哄骗道:“小晨,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什么游戏啊?”楚晨道。

  “躲猫猫,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嫂子来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跃的拍拍手,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万一被发现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边怎么交代?想到这儿,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吴正德,三十多岁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也是小学的老师。

  “吴老师,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别动手动脚的。

  ”王玥琪皱着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

  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满足不了他媳妇,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

  这不,大早上就被骂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

  “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妇。

  ”

  不少的新婚夫妻在婚礼完成后的第一天就马上去度蜜月了,而且也不和公婆居住在一起,那么在度蜜月会来,休息好后就要去见公婆了。

  做为新婚后的第一次婆媳见面,新媳妇要注意什么呢?以下是一些小建议。

    不张扬的服装  衣衫太过华丽,会给对方一种压迫、无法亲近的感觉,因此,最好穿一件你习惯的、有质感且端庄的套装,质量好的毛衣也(两性口述小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切记,颜色不要过于鲜艳。

    简单配饰  身上的配件或装饰品,也应尽量避免过分华丽。

  即使你平时装扮时髦,这一次也要先暂时放下一些太过流行的饰品,只需戴上简单又不失大方的配件即可。

  毕竟,展现时尚个性的机会多得是,但让对方家长感受到亲切与尊重的这次会面,可是非常重要的。

    小细节大礼仪  服装打理好之后,别让一些小动作破坏了别人对你的好印象,像是脱下的鞋子要放好、吃完饭主动清理桌上残渣等,在小地方多下点功夫,就能带给对方一种舒服的感觉。

  新婚后_婆媳关系如何相处  投其所好的小礼物  见面时送上一份公婆喜欢的礼物,会让对方感觉你是十分用心且贴心的。

  最好事先向老公探询公婆喜欢什么、忌讳什么--当然,老公有时会客气地表示不用太在意,但小礼物大心意,让对方家长获得一份惊喜又贴心的礼物,何乐而不为?  保持微笑最重要  要和对方父母有良好的交谈过程,可以先想想:当别人在和你交谈时,你希望对方采用怎样的态度呢?通常,眼睛看着对方是最重要的,这会让对方感觉到你真的在十分专注地聆听;而保持微笑、嘴角略为上扬,则可以减轻四目相对的紧张感!  常说礼貌用语  你们在两人世界里总有说不完的甜蜜话和小昵称,可别忘了,在与对方父母接触时,两人世界里的许多言语就不适合出现在对话里了。

  正式的接触过程中,要表现得有礼貌,真诚地表现出自己的心意。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c.aspx?566.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c.aspx?2773.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c.aspx?771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c.aspx?403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c.aspx?302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c.aspx?298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c.aspx?75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c.aspx?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