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ummertime saga yoga class,新手必看

“以后这个家里什么事你都要听我的,张建国给你说了什么你多要告诉我,只要你能做到这件事,那我可以饶过你,而且……而且我还可以给你福利。

  ”本来苏茜一幅毋庸置疑的口吻,但是她说到福利的时候,忽然脸红了起来。

  我根本都没有犹豫,立马说:“肯定能做到,嫂子你就放心吧。

  ”“过来吧。

  ”我话音刚落,苏茜就对我说。

  我有些激动,走到床边,她指了指床边,我便坐了下来。

  “今天我们做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张建国,他要是问成功了没,你就说成功了,之余细节,你自己去想。

  ”我刚坐下,苏茜就在我耳边说。

  我看到她的脸上泛起潮红,很诱人,但是我现在又不敢再造次了。

  “嫂子放心。

  ”我说道。

  “那好,你……你回去吧。

  ”苏茜看向我的眼神有些闪烁,咬着性感的红唇说道。

  我惊讶说道:“啊?这就回去?”苏茜听完我的话,脸上更红了。

  “怎么你不回去还想让我帮你解决?”苏茜眼神中露出狡黠的神色,说道。

  “嫂子,你看我这还这么明显,根本就不想办事了的啊,这张总一看就知道。

  ”我看了一眼还头角峥嵘的地方,为难的说道。

  毕竟我这上来也没穿衣服,光着身子就直接来了,出去张建国看到一定会怀疑的。

  我看到苏茜听到我的话,脸顿时红透了,娇嗔着在我腰间细肉上掐了一把。

  “躺床上,快好了给我说一声。

  ”苏茜一脸妩媚的看着我说。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难道这是要给我……可是我想多了,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一只好似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握住那处。

  “嘶……好舒服……”我只感觉一股凉意袭来,但是我小腹中的邪火却变得异常旺盛起来!……足足十分钟过去,我还是没有想释放的感觉,倒是苏茜已经有些累了,从左手换到右手,再从有右手换到左手。

  我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享受着苏茜给我的服侍……又过了几分钟,我看到她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有些于心不忍,也就不再贪图享受了。

  “嫂子,我……”我刚说到一半,苏茜手上的动作忽然快了很多。

  “啊!强子你……”苏茜忽然惊呼一声,带着怒意,但是(极品少妇的诱惑)更多的却是娇羞。

  刚才本来我就快释放了,但是苏茜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一个没忍住,提前释放了出来。

  本来我就很强悍,现在又被苏茜这样的美人伺候,更是雄伟,一下子就爆发出浓烈的……因为实在突然,她的玉手上,胸前的柔软上,香肩上,嘴角上……都是我爱的结晶!我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忽然产生前所未有占有她的欲望。

  她这副模样实在是太有视觉冲击了,让人欲罢不能。

  “你坏死了,跟你说了快好了告诉我……”苏茜抽出纸巾,擦拭着嘴角的结晶,幽怨的对我说。

  我嘿嘿一笑,说:“嫂子,我本来要说的,可是你技术太好了,忽然一下,我就没忍住。

  ”“哼,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苏茜一边擦,一边娇嗔着说。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她在擦拭嘴角结晶的时候,她竟然悄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咕咚一声,我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这特么是真的刺激……看着我又跃跃欲试的家伙,苏茜眼眸中顿时泛起春光,但是很快理智就战胜了她的渴望。

  “强子,你快出去吧,按照我说的办,要是张建国问你,你就说弄好了,都按照他说的办了。

  ”苏茜说着,眼神中有愠怒,但她克制的很好,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

  “嫂子放心,我都听你的,只是……算了,嫂子你休息吧,我出去了。

  ”我点点头,对苏茜说道。

  其实我心里是有点舍不得的,要是张建国知道我一切都按照他说的做了,那我还能亲近苏茜吗?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还是顺着苏茜的意思最好。

  我给苏茜摆摆手,示意她我离开了。

  而她则冲到浴室中,我开门之前就听见稀里哗啦的水声,想来是她怕张建国发现什么。

  我刚开门出去,张家国就急不可耐的问我说;“怎么样?成功了吗?”我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答道:“张总,成了。

  ”“具体怎么样?没被发现吧?”张建国眼中有一抹异样一闪而没,但还是被我清晰的捕捉到。

  他低头看了一眼我软塌塌的家伙,没有太多怀疑。

  “应该没发现,我一直在后面,很小心的。

  ”我说道。

  这时张建国忽然狐疑的看向我,问道:“我怎么没听见你们的声音啊?”听到他的话我心头一沉,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不可能,肯定是因为我们去了浴室,后来又只是让苏茜伺候我,所以并没有什么声音。

  “张总,我说了,您别生气好吗?”我故作胆小的说。

  “嗯?好,你说吧。

  ”张建国眉头一紧,但还是点头说道。

  “是这样的,嫂子说他今天看到小电影上有一个动作很刺激,就让我带她去浴室,所以才没声……”他的面色一沉,我看到他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随后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跟我说:“这样啊,那没事了,今天辛苦你了,这里有五万你先拿着,明天要是有机会,还需要你再跑一趟。

  ”我接过张建国提前准备好的五万块钱,冲冲张建国点点头,便下楼了。

  这次我上楼的时候已经把电话给挂了,也没有在他们门口偷听,所以不知道张建国进去后又发生了什么。

  反正我按照苏茜的要求做了,而且做得几乎完美,就看苏茜怎么做得了。

  穿好衣服,我直接回了家。

  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这两天身上的野火被苏茜用其他方式帮我释放了出来,整个人都感觉不一样了。

  今天苏茜既然愿意这样帮我,那就说明她心里是有我的。

  不然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去帮除了自己老公以外的人解决反应呢?而且从另一个角度说起,我还是亏欠她的那个人,我本来就是联合张建国骗她的。

  可是现在她却不尽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迁怒与我,反而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情愫!这让我格外激动,我明明就是喜欢苏茜的,要是她真的也喜欢我的话,我不介意跟张建国反水。

  虽然他确实给了我一口饭吃,但是她让我做的那些事,虽然我装作不知道,但是出了事,我一定是那个替罪羊。

  回到家,我压下心里的兴奋,直接躺在床上。

  今天跟苏茜有了那么亲密的接触,我怎么可能舍得洗澡?到现在我全身都弥漫着苏茜的味道,我恨不得这味道一辈子都不会消失。

  刚准备躺在床上,忽然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苏茜发过来的信息:“强子,张建国说什么了?她没有为难你吧?”

李二狗紧了紧双拳,眼神之中满是坚定的爱意。

  第二天一早,李二狗早早的便起来了,昨晚他一宿没睡,脑子里全都是小妈的身影,起来之后他发现小妈也早就起来了,看着小妈脸上有些憔悴的神色,李二狗知道小妈恐怕也和自己一样,一夜未眠。

  “二狗,村里传来消息了,塘河可能会被承包了,以后咱们家这最后的一点补贴恐怕也得落空了。

  ”赵悦儿的语气有些黯然,不过却并没有昨晚的那种冷漠了,仿佛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啥?!”这个消息如同雷轰一般,在李二狗的脑中炸响。

  他跟自己小妈没啥生计来源,本来就是靠着在塘河里捞点鱼能够提高下生计,这塘河要是被别人给承包了的话,那自己和小妈以后的日子可咋活?!“你也别急,任何事情总是会有转机的,先吃饭吧。

  ”赵悦儿见李二狗如同雷击地站在原地,柔声劝慰了起来。

  可是李二狗哪里能够听的进去啊?转身便冲出了家门,朝村委会赶去。

  以前村里的这些家伙可没少拿自己好处呢,现在忽然断了自己的财路,这不是开玩笑么?“哎哟,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了?二狗?你小子干啥呢?找死啊?”李二狗这才刚冲出家门没多远,便撞到了个人,那人肥头大耳,面色红润,说话间还有酒气喷出,显然,刚喝了酒出门的。

  瞧见这人,李二狗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文书,您这是去上班呢?”这人是村里的文书李富贵,平日里吃喝拿卡,对李二狗更是没有少欺负,但是为了生活,李二狗一直都是忍气吞声。

  “老子不上班这么早起来干啥?”李富贵白了李二狗一眼,嘴里有些不太清楚地说道:“你小子干啥呢?这么急匆匆的。

  ”听到李富贵这么问,李二狗刚才的那股子愤怒也渐渐消失了,他知道,这些杂种根本不会因为自己经常送鱼给他们便会被自己威胁到。

  “文书,我听说咱们村的塘河要被承包了,是真的不?”李二狗谄媚笑道。

  李富贵一听,小眼睛眯起来,打量起李二狗,“小兔崽子,消息挺灵通的啊?咋的?你想要承包不成?”“文书,我肯定想承包啊,您看,只要您愿意让我承包,我二狗保证让你们家有吃不完的鱼。

  ”李二狗胸脯拍的啪啪响。

  “哼,想要承包塘河?让你小妈赵悦儿来跟老子说。

  ”李富贵冷哼一声,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去,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赶紧的送两条鱼给你腊梅婶儿去,今天中午没有下酒菜了。

  ”说罢,李富贵看了不看李二狗一眼,哼着小曲儿往村委会走去。

  看着李富贵离开的背影,李二狗心中,满是愤怒,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狗曰的是他娘的想要搞自己小妈!“呸,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你想要搞老子小妈,老子先搞了你家婆娘!”李二狗呸了一声,却还是朝着塘河走去,毕竟现在他还没有得罪李富贵的资本。

  摸了一个多小时,李二狗这才拎着两条鱼走到了李富贵家门口。

  二层小洋楼,院墙比人高,仿佛怕人家抢了他家似的,甚至就连院子的大门都是铁门,涂上了朱红色,显得气派十足。

  李富贵家李二狗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他看了一圈,发现屋里没人,便将两条鱼放在了院子里准备离开,可忽然有些尿急了起来,李二狗左瞧右看,便朝李富贵家的茅厕跑了过去。

  跑进茅厕,刚拉下裤子便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尿了起来,可随后便听到一声娇斥声:“你个要死的李二狗,你尿到老娘一脸咯!”听到剩下有骂声,李二狗低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原来是李富贵家的婆娘丁腊梅在小解呢,却没曾想李二狗尿急之下没有看清楚便尿了起来……李二狗赶忙挪开身子,“腊梅婶儿,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二狗便被丁腊梅那白花花的那处给吸引(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了过去,原来女人尿尿是这样子的啊?“死二狗,你还看?!”丁腊梅没想到李二狗这臭小子尿了自己一脸不说,居然还偷看自己,这让她怒不可遏了起来……“对不起、婶儿,我这就走。

  ”李二狗道歉一声便要提起裤子离开,可丁腊梅却媚眼一闪,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也为之颤抖了起来,真是个驴货子啊,这玩意儿比我家那扒灰的东西可大了近一半呢,这要是能够跟老娘倒腾一下该有多舒坦啊……“走?你走哪里去?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你尿了老娘这一脸的可咋说?”丁腊梅平日里占着自己家男人是村里的干部,自己也是个官太太,平日里都是趾高气昂的,对李二狗这样的穷小子更是颐指气使。

  “腊梅婶儿,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要不我给你把衣服洗了?”李二狗虽然少年老成,但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忽然撞见这事儿,他一时间还真的有些不知道该咋处理。

  丁腊梅瞧见李二狗这焦急的模样,心里好笑,嘴上却冷哼一声,“洗衣服?老娘是脸上被你尿湿了,身子也被你尿脏了,你得给老娘洗干净脸和身子才行。

  ”“啥?”李二哥瞪大了眼珠子,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丁腊梅非但没有难为自己,还给自己提出这么要的要求?给他冲洗身子,那,那岂不是可以看到甚至是摸到丁腊梅了?一想到可以摸丁腊梅,李二狗便想到李富贵那杂碎想要搞自己小妈的事情,他心里冷笑,李富贵啊李富贵,真是现世报啊,你想要搞老子小妈,老子现在就搞了你媳妇儿,给你戴一顶绿油油的高帽子!“咋滴,你不同意?”丁腊梅心里暗骂,这不懂事的小犊子,老娘都已经暗示成这样了你居然还不懂,如果不是看到你有这么个资本,老娘非得一脚踹死你不可。

  换做平时的丁腊梅恐怕早就揍李二狗了,但是她却发现了李二狗的资本,她家李富贵占着自己的官位,没少搞村里的娘们,这也使的李富贵早就不行了。

  她虽然也跟别的男人搞破鞋,可大部分都是他家李富贵为了往上爬,介绍的那些个镇上的老东西,一个个的还没李富贵给劲儿,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李二狗这么个大小伙子,丁腊梅就像是饿急了的猫闻到了腥味一般,哪里舍得放弃?“不是,腊梅婶儿,我这不是怕文书知道了,到时候……”李二狗故作为难,以进为退。

  说实话,他心里是很想要搞丁腊梅来报复李富贵的,特别是丁腊梅本身就长的好看,能够被村里的干部看中的,这脸蛋模样肯定是没的说,最关键的是丁腊梅这婆娘火辣热情,而且刚才瞧见她那两个瓣子大的厉害,这要是掰开来弄一下,那一准能成为活神仙!“咯咯,小犊子,怕啥呀?婶儿都不怕,你有啥好怕的?”丁腊梅娇笑一声,扭着腚子引着李二狗往她家厨房走去。

  走进厨房之后,丁腊梅将厨房的门给关上了,先是洗了把脸,然后将一条长长的软管接在了水龙头上,笑盈盈的将软管递给李二狗,看着李二狗说道:“二狗,婶儿下边儿刚才被你尿脏了,你等下用水帮婶儿冲一下。

  ”说话间,丁腊梅将她的包臀短裙撩到了腰间,那大腚子被一片红色的小衣紧紧地包裹着,看着李二狗血脉贲张,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你爷爷的,这可真是大啊,这么大还不得把小爷我给夹死啊?瞧见李二狗盯着自己的身子发呆,丁腊梅心中得意,忍不住微微一荡,特别是想到李二狗马上就能喂饱自己,她一下子没忍住……“二狗,婶儿好看么?”丁腊梅稍微缓了缓,将小衣一点儿一点儿的往下划拉,这姿态看的李二狗那狗逑子立刻咆哮了起来。

  “婶儿,你可真好看,我……我想……”李二狗咽了咽口水,再也忍不住了,你爷爷的,这婆娘咋这么会撩呢。

    被李二狗扑倒,丁腊梅故作娇嗔地白了李二狗一眼,啐道:“小坏蛋,也不知道温柔点儿对人家。

  ”说着,她也不犹豫,直接翻过身子,双手撑在了灶台上,摇摇晃晃地仿佛一条狗似的在摇尾乞怜。

  看着那两个瓣子缝里的小衣,李二狗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给撕扯了下来,又是惹得丁腊梅一阵娇呼……“二狗,快来吧,婶儿饿了,快来喂饱……”听着丁腊梅这话,李二狗嘿嘿一笑,骂道:“腊梅婶儿,你可真是不要脸呢!文书要是知道你这样,恐怕得弄死你吧?”“咯咯,就他还想弄死老娘?”丁腊梅咯咯娇笑起来,随后又嗔道:“小冤家,你快点儿吧,婶儿难受的紧呢,赶紧……”

一旁的刘春杏算是明白了,这是要干群架了,她再傻也看的出来,这不是要把温喆往死里整嘛?归根结底这事都是因为自己惹起来的,她急的满脸通红的,跑过去就扯着刘小民的胳膊乞求道:“哥你别乱搞,这打起来是要出事的,弄出了人命怎么办,这都不是外人,以后还要见面的,莫把人打坏了撒。

  ”“你女人家家的晓得个屁,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在旁边呆着,一哈打起来了,你看看这个小王八蛋怎么求爷爷告奶奶的,他不是横吗?我要让他以后都不敢见你。

  ”刘小民像是个好斗的公鸡,把刘春杏拉到后面去了(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刘春杏慌了,立马冲着温喆喊道:“温喆你就认个错啊,也就没有事了,要不然他们会把你打坏的,你怎么这么犟啊?”温喆看见她那么焦急的样子,心里就憋着一团火,好歹这是自己想处对象的女人,怎么能够在她面前认怂,他仰着头冲着王胖子和刘小民喊道:“你们打我吧,今天把老子打死了,算你们狠,要不然,老子会找你们报仇。

  ”“说毛的大话,废了这个小王八蛋。

  ”王胖子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大声喊一声,强子为首的一伙人立刻冲上来了,挥舞着棒子虎虎生风。

  墨镜男顿时将温喆推到了一边去,他们虽然只有三个人,可是面对这一群人连个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只是取下了眼镜,一齐伸出胳膊来挡了一下,夺过了前面一个小伙子的棒子,啪的就把那个小伙子的脑袋打的鲜血淋漓的。

  “没想到还是几个练家子,往死里揍。

  ”强子吃了一惊,带着头拿着跟球棒就抡了过来,他是个带头的,自然是有两下子,温喆站在墨镜男的后面都感到有一阵子的杀气,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就听见了一声惨叫。

  强子棒子还没有到,已经被一个眼镜男给踹在了肚子上,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去,其他人见老大都失足了,这还得了,顿时怒不可遏的往这边冲。

  王胖子和刘小民站在一边像是在看好戏,幻想着一会儿几个人被打爬下了,然后一起跪在泥巴里给自己求饶,那场面肯定很刺激。

  不过接下来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他们的眼珠子差点都掉下来了,只见其中一个戴墨镜的被打了几棒子后,又跌倒了,他爬起来也不管身上是不是粘上了泥巴,手往怀里一摸,顿时一把黑洞洞的家伙对准了强子一伙人。

  打斗在这个时候停止了,大家都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个乌黑的家伙,强子这时候拿着棒子很是不服气,还要上去打,那墨镜男握着家伙发话了。

  “再上前一步,你脑袋立马开花,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强子顿时愣住了,他回头看了看王胖子,好像在问该怎么办,王胖子这会儿也有点发蒙,要说打人的事他干过不少,可面对一把黑家伙指着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他不由狐疑的说道:“吓唬谁呢,拿个小孩子的玩具,以为老子是唬大的?”其他人一听见这话也不由开始怀疑,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随便迈进一步,强子平时里是靠打架赚钱吃饭的,要是被一把玩具给糊弄了,传出去是多么丢人的事,他硬着头皮上前了一步,想要试试这家伙的真假。

  那个墨镜男见状准备扣动手指,旁边的一个墨镜男见事情不妙,急忙过来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这里不方便,赶紧收起来,闹大了不好收场。

  ”听了劝那个墨镜男点点头,不过为了证明他手中家伙的真假,他拆开了它,拿出几颗“花生米”来,在手里抖了抖,迅速的填充进去,再次指着强子和其他人,晃了晃,声音低沉的说道:“现在,你们信了没有?别逼我动手。

  ”强子这时候已经傻眼了,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感觉,这可是真家伙,弄不好一颗花生米就要了命,虽然是靠打架为生的,可是没有想过要拿命换钱的,他们只好呆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都拿眼看着王胖子,似乎是在听他的指示。

  王胖子何时见过这样的家伙,黑洞洞的好像随时就要喷出一颗就要了自己的命,他只能自认倒霉,心想今天遇见了狠人了,看样子对方来头大的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跟温喆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也不管一旁的刘小民目瞪口呆了,王胖子顿时换了个态度,强装着笑脸,冲着墨镜男说道:“兄弟您是那条道上的?看来我们之间有一点的小小误会,你不要见怪。

  ”“我们是谁你不用多问,带着你的人赶紧滚蛋,只想警告你,以后对温先生客气点,要不然请你吃花生米。

  ”墨镜男说着,径直走向了自己的车子,那些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人子,都一个个自主的让开了一条道。

  温喆这时候像是在看电影,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什么角色,这两天所接触的事太多了,自从认识了金不换,他算是长了见识了,打群架就算了,居然还玩起了武器来,这玩意他只不过是在电视电影里见过啊,这金不换的保镖都这样的厉害,他是多么的有势力,这回来之前还和他面对面的交谈,态度还不怎么好,想起来就有点后怕。

  “温先生你先上车吧,等他们走了,我们再离开。

  ”墨镜男过来打开了车门,温喆走了过去回头见刘春杏也在看自己,被刘小民拉着王胖子的车上走,看样子很是不愿意。

  墨镜男开着车倒回路上去,调转了车头,强子带着那些人一个个灰溜溜的回到面的上去,也不好意思跟胖子说什么,来时的嚣张样子完全不在了,驾着车乖乖的离开了。

  王胖子把车开到路上,心有余悸,刘小民平时里只不过是个小打小闹的人,这会儿还没有回过神来,手里燃着烟也忘记抽了,一旁的刘春杏终于说话了:“哥,我不想去县城玩了,我想回卫生所去值班,你就随了我的意思吧?”刘小民手指一抖,眼巴巴的看着王胖子,完全乱了分寸,“你说呢?”王胖子回头看了看停在那里的车子,喉咙里咕咚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额头的汗珠子,说话声都有些不利索了,“那,那你们先回去吧,我刚才想起来还有点事没有办,不如过几天再来看你们,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看中,那我先回去了。

  ”刘春杏像是重新获得了自由似的,开了车门就往回走,在经过温喆的时候,特意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很复杂。

  经过了这事刘小民也自然没意思再跟着王胖子了,也开了车门下去。

  “那你开车注意点安全,改天再来玩。

  ”刘小民刚刚下了车,王胖子的车就发动起来,一溜烟的跑了,刘小民赶紧跟着刘春杏往回走,看都不敢看温喆一眼了。

  这边的墨镜男见他们都走了,回头对温喆说道:“温先生让你受惊了,希望这件事没有给你带来太多的麻烦。

  ”“怎么会,多亏了你们。

  ”温喆看着墨镜男,刚才见他把家伙放进怀里,那样子威武极了,他在想,有一天自己也这么威风那该多牛逼啊。

  “我叫小五,道上大家都称我为五哥,跟着金老板已经有些年月了,刚才那些人只不过是一些小虾子,不值得一提,往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还有这个,是金老板留给你的东西,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

  ”那个叫做小五的墨镜男说着,从车厢后座拿出一个包裹来,递给了温喆,还有一张印着电话号码的卡片。

  打了招呼,道了谢,温喆下车了,看着小五开着车绝尘而去,他不由感慨万千,这些人就是酷啊,估计是提着脑壳玩的人,能够结识了他们,以后也不怕被人随便欺负了。

  温喆拿着包裹回去,这才发现村子里的人都拿异样的眼神看他,当时看热闹的村民远远的都没有靠近,他们拿着锄头和铁锹,都是从地里回来的,都在议论着温喆是怎么回事。

  村口就见到赵老二和二丫站在人群里盯着他看,表情还很复杂,这些村民因为隔得远,也没有怎么看清楚,怎么来了一群人,打了一会儿就走了呢。

  “小喆,你又惹祸了吧?被人揍了?是不是犯了事,惹了人,被人给抓去了?看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还想进乡卫生所,我看你就是一个没出息的小子,将来连你老爹都不如,只能种田,脸朝黄土背朝天。

  ”赵老二一见面就讽刺起温喆来。

  要是讽刺自己不要紧,可是这家伙又拿老爹做文章,温喆当着二丫的面,反驳道:“你乱叫个啥?你可别忘记了,我要是进了乡里的卫生院,你就跪着给我磕几个头,这话可是都记着呐,有大伙见证。

  ”赵老二打死都不相信温喆能够进乡卫生院,嘲讽道:“行,谁要是不磕头,谁是你龟儿子,我们得规定个时间,免得你到时候说忘记了,给你三年的时间,怎么样?”“要什么三年,三个月就足够了,你就等着吧。

  ”温喆被即将的恼羞成怒,再说二丫还在一旁看着那,他可不想丢了这个人,再说经过刚才的事,他觉得金不换的势力大着呢,连保镖都那么狠,何况他的手温,应该能够将自己弄进去乡卫生院。

  赵老二见即将成功,顿时一拍巴掌说了声好,指着温喆,翻了翻白眼,“你小子就等着吧,你要是三个月进不去怎么办?你给我磕十个响头。

  ”一旁的村民有端着饭碗边吃边看热闹的,顿时笑的喷饭,这赵老二明摆着是想占温喆的便宜,不过他们也就是看个热闹,并不多嘴。

  “十个就十个,一百个我也答应,你等着。

  ”温喆想也没有想的就答应了。

  一旁的二丫拉了拉他爹的衣角,轻声的说道:“爹,我看算了吧,这不像个事。

  ”“你懂什么,少丫头,你还指望着这个小子翻了天不成,走,回去,我警告你以后不许跟他来往,他就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赵老二瞪了温喆一眼,拉着二丫就往回走,二丫眼神忽闪忽闪的看着温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有点不舍得的样子。

  温喆心里窝火极了,这二丫原本就算是自己的媳妇,就是赵老二这个势利眼的爹,退了这门亲事,他在心里暗自发誓,总有天得把二丫夺回来。

  村民见也没什么热闹可看,就都散了去,温喆回到家里,打开了金不换送给他的包裹,里面除了几套新衣服,还有一个手机,这衣服一看就是牌子货,而手机他也不懂什么牌子,总之看着挺高级的。

  把玩着手机看见一条短信,显示的是金不换的来信,打开看是一温话,嘱咐温喆以后用这个手机和他保持联系,别忘记了合作的事情。

  温喆想起金不换的话,关于老爹的一些信息,还有害老爹坐牢的那个人,就连金不换都不是他的对手,如今经过了刚才那一幕,他已经了解了金不换一些势力,可想而知,那个人是多么的强大。

  看样子以后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努力,赚钱,搞关系,扩大势力,这样才能够救出老爹,才有希望。

  正想着这事,院子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一个人,温喆一看,这不是村里的钱寡妇吗,看见她怯生生的样子,好像生怕是被人看见了似的。

  “小喆你回来了?你没有什么事吧?”钱寡妇进来就关切的问道。

  温喆一看见钱寡妇,就想起那天晚上在河边的事,不由自主的打量下她的身温,和她销魂的一幕还历历在目,摇摇头说道:“啥事,我没什么事呀?”钱寡妇双眼含羞,脸色担忧,看了看温喆,“昨天你不是和刘小民干了一架,我当时听说后吓坏了,后来你又被人带走了,刚刚还在村口又闹事了,你这是咋了?”温喆见钱寡妇那么关心自己,不由掠过暖意,解释道:“其实也没有啥事,婶子,都过去了,你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你不用担心我。

  ”“那咋能不担心呢,你看你的脸上还有伤呢,婶子看了怪心疼的,痛不痛啊?”钱寡妇担忧的看着他的脸,发现还有瘀伤,皱着秀美一副很心疼的样子,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满眼都是怜惜。

  温喆这会儿低头一瞧,钱寡妇那薄薄的衣衫下一双玉兔若隐若现,就不免想起那天晚上的激战,因为是在河边上,不怎么方便,所以弄的也不过瘾,虽说昨晚上被两个女人搞的很销魂,可是这钱寡妇是别有一番韵味,他决定逗逗她。

  “哎呀,有点疼,怎么办。

  ”温喆故意的龇牙咧嘴的,想要引起钱寡妇的同情。

  钱寡妇不知道有炸,咬了咬薄薄的嘴唇为难的问:“那咋办呀,你不是医生吗,你给上点药呀,你说你跟那个刘小民干什么仗,他就是一个小痞子,你哪儿打的赢他。

  ”“可是药用完了,我这里没得,咋办?我听说女人的唾液能够治疗男人身上的伤,要不你给我试试看?”温喆一步步的循循善诱。

  “啥唾液,你说的我听不懂。

  ”钱寡妇一脸懵懂的表情,样子十分惹人爱。

  “可不就是你这里的东西,你把舌头伸出来。

  ”温喆见她单纯的模样,不由暗自得意。

  钱寡妇很是配合的伸出火红的小舌头,样子十分可爱,温喆见状一口咬住,顿时香甜无比,一股香气扑鼻,让人无法自拔。

  好像意识到什么,钱寡妇慌忙推开了温喆,娇羞道:“别,小喆,这哪行,可不能和你再做这事了。

  ”“有啥不好的,我是医生我还不知道吗,你要真心疼我,你就从了我,我们都做那个事了,你还怕啥?”温喆挑逗似的说道。

  “哎呀小喆你快别说了,羞死人了,都说那晚上的事以后甭提了,就那一次,凡事有个例外了,你不是说要治伤吗,我回头给你弄点酱油抹一下就好了,村里平时谁有个皮外伤,不都是这样做的?”钱寡妇扭捏一番,两只手绞在一起不知所措。

  “你要是怕羞,我把门关上,反正我是医生,谁都不会说闲话的,有人看见也以为是治病,你怕个啥?”温喆见钱寡妇动心了,起身去把门给插上了。

  回头坐在钱寡妇面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继续说道:“你给我亲一下,我的脸就不会疼了,你试试就晓得了。

  ”“这样真的中?”钱寡妇信以为真,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女人亲男人的脸还能治伤呢,小喆是医生应该没有错的,上前就缓缓的伸出了火红的小舌头尖,舔在了温喆的脸上。

  顿时痒酥酥的感觉,温喆的欲望一下子就昂然了,身下的兄弟顿时昂首挺胸的,准备投入战斗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顺势就将钱寡妇搂在了怀里,咬着她的红嘴唇不停的吸允。

  钱寡妇嗯了一声,轻轻推开了温喆,娇羞的说道:“小喆,不是说治伤嘛,你这是干啥呢,不能亲婶子哪里,哎……”钱寡妇还没有说完,温喆不让她说话了,又堵住了她的嘴,还撬开了她的贝齿,使劲的咬着她的舌头,纠缠不清,两只手也抱住了钱寡妇那丰满圆滚的屁股,不停的揉搓着。

  钱寡妇多少年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在河边的晚上若不是温喆去的突然,她也不会那么心甘情愿的,这回来正经的调情了,她忍不住浑身发软,哆嗦起来,发出几声呻吟。

  温喆现在已经有了不少的经验,知道是时候满足钱寡妇了,当下腾出手来,捏着她的酥胸揉搓不停,一只手根本就捂不住,这样揉搓了一阵子,钱寡妇已经是满面春光,含情脉脉了,嘴里也喘着气。

  缓缓的将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去,钱寡妇大概还有一丝清醒,赶紧捂住了,“小喆,这里不行,婶子不能让你摸这里,哎,别呀……”温喆哪里肯答应,手灵活的一伸,就滑进了她两腿之间,触摸到了她茂密的秘密花园,原来这里早已经是溪水泛滥了,滑腻腻的。

  ?趁热打铁,温喆赶紧抱着钱寡妇就往房间里走,放在床上就开始脱她的衣服,钱寡妇欲拒还迎,脸已经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十分的诱人。

  终于能够仔细的欣赏她身体的妙处,温喆一时间浴火难耐,不得不说,钱寡妇的身材真是很棒,前凸后翘的,而且有少妇特有的韵味,酥胸鼓鼓涨涨的,而且很大,他一只手都握不住,另一只手在她光洁的皮肤上游走个不停。

  钱寡妇双眼迷离,脉脉含情,早已经是不能自持,也不推推搡搡,抱着温喆的腰,身子一拱一拱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哼声。

  温喆知道是时候满足她了,身子压了上去,两个人立即抱成了一团,钱寡妇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好像怕被人发现似的,急忙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一番翻云覆雨,老旧的床发出吱呀的声音,随着温喆的移动而晃动个不停,钱寡妇喘息着压低声音道:“小喆,哎,你轻点呀,别被人听见了……”温喆继续猛攻,尝试了各种姿势,好好的享受了一把,最终是一泻千里,爬在钱寡妇光溜的身子上大口的喘息。

  钱寡妇也已经是香汗淋漓了,她摸了摸温喆的额头,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身子还在哆嗦,紧紧搂抱着温喆,“小男人,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婶子是你的人了。

  ”温喆翻过身来,找了根烟点上,大口的吸了下,朝着钱寡妇喷出一口雾气来,“我的好婶子,以后我想你的时候,你就过来陪我过夜吧?”钱寡妇娇羞的点点头,“婶子以后就是你的,你想啥时候要,都可以的。

  ”温喆满足的笑了笑,看着她身上还留着斑斑的痕迹,和几个唇印,不由觉得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恐怕以后,钱寡妇表面上是个寡妇,被村里的男人眼馋着,而暗地里却是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晚上温喆看了看他爹留给他的一些医术,其实自小就看,如今已经是倒背如流了,不过他习惯的晚上温习一遍,尤其是那本针经,他越看越觉得很有用,听说考医生执照需要很多知识和经验,所以他不敢怠慢,很是认真的对待和准备,金不换和他说了,过几天就有个考试,到时候会安排他去。

  第二天一早温喆习惯的去村里的卫生所,虽然和刘小民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不过好歹事情算是过去了,不管刘小民会不会善罢甘休,王胖子会不会报复,温喆都不是很担心,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早点搞到行医执照,然后是赚大把的钱,最后去乡里的卫生院,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到了卫生所看见门开着,刘春杏也来了,看见了温喆,表情很复杂,大概还在为昨天刘小民的事耿耿于怀,忽闪的眼神打量着温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声音很小,“小喆你来了。

  ”“恩,这么早,还真勤快呢。

  ”温喆微笑着穿上了一件白大褂,习惯的往刘春杏那大大的胸前瞅了瞅,由于刘春杏低着头坐在桌子前看医书,那雪白的脖子下面两颗小半球若隐若现,看的他一愣,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刘春杏哪里有心思看什么书,完全是在做样子,这会儿听不见动静抬头一看,遇见温喆那火辣辣的眼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春光外露了,连忙伸手拉了拉胸前的衣服,尴尬的脸红了,故意咳嗽了两声。

  “对了,小喆,我叔说了,中午请你去吃个饭,顺便为昨天的事说说,我哥回去被我叔骂了一顿。

  ”刘春杏怯怯的说道。

  “村支书请我吃饭?”温喆像是听错了一样,很是受宠若惊,不过也没有在意,暗想估计是昨天的事闹大了,金不换那边的人把这伙村民给吓到了吧。

  “我昨天回去把事都解释了,我叔是个正派的人,村支书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谁对谁错,总是有个说法的,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老是闹别扭不好。

  ”刘春杏眨着眼睫毛,看了看温喆,又低头去看书。

  温喆点点头答应,走到她身后瞅了瞅,从这个角度看下去,能够清楚的看见刘春杏怀里的两个玉兔,还有粉红色的乳罩,他真想伸手去摸一下。

  “看什么书呢?”温喆明知故问,刘春杏看的书,他知道内容,无非就是介绍一些病理和常规治疗方法,他十岁的时候,就已经会背诵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b.aspx?338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b.aspx?722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b.aspx?3367.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b.aspx?556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b.aspx?1933.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b.aspx?499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b.aspx?207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rubber-bracelets.com/twb.aspx?2807.html